entry

神灵庙的误会 寻找弟子大行动

PC
Last update : 2024-04-18 08:53 · views:120 · 发布于:辽宁省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活动剧情:神灵庙的误会 寻找弟子大行动すれ違いの神霊廟 弟子捜索大作戦
举行时间:2024/1/25 - 2024/2/12
玩家使用式化角色攻略五个关卡,其中前四个关卡随机从前九关选出,最后一关为第十关,附带七段幕间插曲;
以下为此攻略活动剧情的文字存档,译文仅供参考

概述


怪物开始出现,神灵庙的门下生也在逐渐减少。
“布都啊,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不用说了!我们应该立即去找新的弟子!”
误会了情况的布都匆忙离去,神子不得不追着布都跑。
而在神子面前,出现了一个妖怪......?
由此,由这对奇特的搭档发起的寻找弟子的大行动就此开始。

序言,神灵庙


物部布都:太子殿下!听说您召唤我,我立即赶来了……。
丰聪耳神子:啊,你来了。抱歉,能稍等一下吗?
丰聪耳神子:我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嗯。这是什么账单呢?
物部布都:嗯?为何您亲自处理这类琐事?难道不是应该交给那些仙人候补的弟子们吗?
丰聪耳神子:那些弟子们,前几天已经离开了。
物部布都:什么!?
丰聪耳神子:没关系。现在是连生命都可能处于危险之中的大异变。有人放弃成为仙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也没必要去执着于他们。
丰聪耳神子:……嗯。这样应该就处理得差不多了。让你久等了,抱歉。
丰聪耳神子:布都,我叫你来的原因,其实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物部布都:我明白了!太子殿下,您不用说,我已经明白您的意思了!
物部布都:也就是说,您希望我去找些新的弟子来代替那些离开的人,对吧!
丰聪耳神子:……嗯?不,不是这样的……
物部布都:请放心交给我!我,布都,为了成为太子的力量,会去集结一大批弟子的!
物部布都:那么,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
丰聪耳神子:我说的不是这个……但她根本没听进去。
丰聪耳神子:布都还是老样子,有些过于执着。不过她的这种坦率的态度也是她的优点吧……
丰聪耳神子:这该怎么办呢。按她的那个势头,各地都可能会出现混乱,这不难想象。
丰聪耳神子:现在,应该避免让神灵庙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可能会影响我的计划……
丰聪耳神子:没办法,只好把家里暂时交给屠自古,我亲自去把布都带回来吧。
河城荷取:哈~……真是遭了不少罪。她根本不听我说话……
河城荷取:……咦?信号发送器不见了。难道是被那家伙带走了……
丰聪耳神子:嗯?那边的是河童吗。正好,我有事要问你。
河城荷取:哎。你这个高高在上的z教家。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丰聪耳神子:你的话真是不客气,不过没关系。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弟子,物部布都?
河城荷取:啊,我看见了。因为我就一直在这儿。
河城荷取:被你弟子热情地邀请做她的师父。我拒绝后,她就飞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丰聪耳神子:原来如此。果然是真的想找弟子。
丰聪耳神子:明明已经人手不足,时间紧迫……在引发更大的骚动之前,必须把她带回来。
河城荷取:(……嗯。在找那个弟子啊。而且看起来很急。这可能是个机会……)
河城荷取:……咳咳。你看起来有些困扰,需要帮忙吗?
丰聪耳神子:哦?你说帮忙?
河城荷取:你是在找那个弟子带她回来,对吧?我对这个幻想乡的地理比你更熟悉。
河城荷取:而且,我这里有这样的工具。我想这正好能帮助到你。
丰聪耳神子:这是我没见过的机器。这是什么?
河城荷取:这是仿照外面世界的GPS制造的。能确定位置坐标的设备。
河城荷取:实际上,当你的弟子找我麻烦的时候,我在她身上安装了一个发射器。
河城荷取:(嘛,这是偶然的)
河城荷取:所以怎么样?你愿意带我去找你的弟子吗?
丰聪耳神子:原来如此。听起来不错……但你的提议似乎并非出于善意。
河城荷取:哼,不愧是有名的圣德王。看来是无法对你隐瞒的。当然,我工作了,就得有相应的报酬。
丰聪耳神子:报酬是金钱和……我对你的恩惠。
河城荷取:对。如果我能在这里卖给你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一个人情,以后可能会有用。
丰聪耳神子:你的态度,不对我隐瞒。虽然傲慢不逊,但作为一个商人,却更值得信赖。
丰聪耳神子:你对那个工具也非常有信心。好吧,我们暂时合作吧。
河城荷取:合同成立,就这么决定了。那么,我们立刻出发吧。

第一关,守矢神社


物部布都:嗯,这里是守矢神社啊。听说索道的开通,使得从村子到这里的交通便利了很多。
物部布都:肯定是因为村子里有很多人。应该能够招募到很多弟子的!
物部布都:我要立即去找参拝的客人,向他们发出邀请!必须找到更多的弟子!

1話:去招揽参拜的客人吧!(参拝客を勧誘せよ!),守矢神社

物部布都:那位参拝客!你有没有想过成为仙人呢?
本居小鈴:啊?是,是在说我吗……?嗯,我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物部布都:你都来到这样的山上祈祷,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困扰着你?
物部布都:你的问题,成为仙人就能解决!
本居小鈴:啊!?首先,我只是来收集书本而已……。
东风谷早苗: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吵……哎呀?
东风谷早苗:小铃小姐……你,神灵庙的人。在这里做什么呢?
本居小铃:我也不是很清楚。被问是否想成为仙人。
物部布都:没错!我们神灵庙正在广泛招收弟子!怎么样?
东风谷早苗:请不要在我们的神社里随便招揽人。看,小铃都被你们困扰了。
物部布都:嗯……那么,守矢的巫女。你怎么样?曾经我们还是师徒关系。
物部布都:干脆,你们这里的神也改信Dōkyō怎么样……。
东风谷早苗:不会的!你们就别再胡闹了!
物部布都:嗯,今天看来是不太可能了。我先走了。
物部布都:但是,Dōkyō的大门始终为你们敞开!如果有意愿,随时欢迎你们来!
东风谷早苗:快回去吧!

第二关,草原


物部布都:既然要收徒,还是找一个能助太子殿下一臂之力的人吧!
物部布都:那样的话,像我们这样有仙人素质的人就最好了,但是这样的人并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嗯?
物部布都:那个是……嗯,有人啊!有能成为太子殿下力量的仙人!
物部布都:喂,那位仙人!稍等一下!

2話:在冥界寻找仙人(冥界の仙人を求めて),草原

魂魄妖梦:……嗯?你在说我吗?我可不是仙人啊……
魂魄妖梦:等等,啊,是你啊。你在这种地方到底在做什么?
物部布都:嗯。现在,神灵庙人手不足。我正在找一个可以交付杂务的新弟子。
物部布都:如果是已经是有名的仙人的你,肯定能大大地帮助太子殿下。
物部布都: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在神灵庙修行?
魂魄妖梦: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仙人……还有,我已经受够了仙人的修炼。
魂魄妖梦:我本来就有我自己的工作。我可没空成为仙人的弟子。
物部布都:嗯嗯……这样啊。但是,对于你这样的仙人,轻易地退缩还是有些可惜的……。
物部布都:对了!你,就和我来一场比试吧!
物部布都:如果你输了,那就证明你的修行还不够!你就跟着我吧!
物部布都:哈哈哈!来吧,跟我一起走!我们一起走向仙人的道路吧!
魂魄妖梦:嗯嗯,没想到会输……。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要成为仙人。
魂魄妖梦:我也被幽幽子大人委以重任。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物部布都:嗯嗯……我也是在为太子大人服务。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无可奈何……。
物部布都:我现在先暂时退下。如果你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来神灵庙。我会欢迎你的!
魂魄妖梦: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大概。

第三关,幻想乡上空


物部布都:嗯,果然,如果要招募弟子的话,最快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理解仙术的美妙之处……
物部布都:话虽如此,我还无法使用仙术。我该怎么办呢……哦,对了!
物部布都:在这里展示我的盘子技巧应该是最好的!我要让被这项技术迷住的人们成为我的弟子!
物部布都:既然决定了就用盘子,盘子和……嗯?这是什么纸片?
物部布都:哦,这不就是我打算给一轮的,普莉兹姆利巴(Prismriver乐团的现场演唱会门票吗!
物部布都:我把它塞在口袋里,完全忘记了。嗯……既然有机会,我现在就去送吧。

3話:顺道去看看飞翔的船(寄り道と空飛ぶ船),幻想乡上空

物部布都:嗯?这是什么船?
村纱水蜜:全力向右转~!……哎?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物部布都: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船幽灵。你又在驾驶这种奇怪的飞船了。
村纱水蜜:哈……那么,有什么事吗?如果是放火的话,我已经准备好了。
物部布都:哦,对了。既然你在这里,难道一轮也在这艘船上吗?
村纱水蜜:不,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如果你有事找一轮的话,最好改天再说吧。
物部布都:这样啊,我明白了。我也有急事,就此告辞吧。
物部布都:顺便问一下……这是你的船吗?
村纱水蜜:不,虽然我是船长,但更准确地说,这是圣大人的船。
物部布都:哦,那个住持的……原来如此。确实,这船让人联想到那座寺庙。
物部布都:……嗯。要不要放把火呢。
村纱水蜜:啊,你在说什么呢,我绝不会掉以轻心!我不会让你对这船做什么的!
物部布都:哎,只是开个玩笑。我也是乘船的人,我很清楚船的重要性。
村纱水蜜:你这么说,我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啊。
物部布都:好吧,我得回去工作了,这张票就交给你吧。
物部布都:请你把这张票交给一轮!那我走了!

第四关,红魔馆


丰聪耳神子:这里是……吸血鬼们居住的宅邸吗?布都在这里吗?
河城荷取:反应确实指向这里。应该前不久来过。
河城荷取:大概是,想要招募这里的妖精女仆吧?
丰聪耳神子:唔,不知道。没办法,只好去找找看了。

4話:恶魔之馆与圣德王(悪魔の館と聖徳王),红魔馆

丰聪耳神子:哦?那是……。
芙兰朵露·斯卡蕾特:哎?又有人来了?今天客人真多啊。
河城荷取:哎,这不是吸血鬼姐妹的妹妹吗!我听说她很少露面!
丰聪耳神子:哦……嗨,吸血鬼的妹妹。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部下,名叫物部布都的人?
芙兰朵露·斯卡蕾特:你是谁?我没见过你。你很强吗?
丰聪耳神子:你不知道我吗?那就记住吧。我是伟大的统治者,丰聪耳神子。
芙兰朵露·斯卡蕾特:你很强?你很强吗?那么……让我们一起玩吧!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嗯,总的来说还算有趣。至少比刚才逃走的那个人要好得多。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虽然你没有全力以赴有点遗憾……但我会留到下次再来的。再见啦!
丰聪耳神子:逃走的那个人……是指布都吗?从她的话语来看,布都好像已经离开了。
河城荷取:哎呀,那场弹幕战真是激烈。她还是那么难以捉摸。
丰聪耳神子:话说回来,你刚才去哪里了,我一直没看到你?
河城荷取:因为插手麻烦事,也没得到什么好处。我就躲起来观察情况了。
河城荷取:好了,看来反应已经转移了,我们该回去找人了。

第五关,谜之竹林


河城荷取:嗯,看起来你的弟子似乎正在幻想乡的各个角落四处移动呢。
河城荷取:仅仅追逐她肯定没有尽头,我们是不是可以试试用人海战术来找她?
丰聪耳神子:嗯,这个提议不错,但是我们有办法立刻集结足够的人手吗?
河城荷取:嗯,我想我有个人选就在附近。虽然要稍微绕一点路,但我们还是先去找她吧。

5話:求兔子帮忙的价格是(兎の手のお値段は),迷いの竹林

河城荷取:哦,找到了,找到了!嘿,你在吗!
因幡帝:哦?河童出现在竹林,这可真是少见。你找我有什么事?
河城荷取:我们找的其实不是你,而是这里的兔子们。我们想借用兔子们来帮这位仙人找人。
因幡帝:找人?嗯……好吧,既然你们有困难,那我就帮帮你们吧。
丰聪耳神子:这是我应得的。但……看起来这并不是无偿的,对吧?
因幡帝:你看穿了。嗯,这是正式的雇佣合同。当然,报酬是必须要付的。
因幡帝:所以,根据兔子的时间租赁费,现在的价格大概是这样。
丰聪耳神子:嗯……这个价格我可以接受。河童,你觉得呢?
河城荷取:啊?我?让我看看……这是什么疯狂的价格!
河城荷取:而且我要支付一半!你到底在想什么!
因幡帝:河童啊,你也是商人,应该明白吧?必须充分利用赚钱的机会。
河城荷取:你竟然想从我这里敲诈,真是个无耻的兔子!我会教你商业的真谛!
河城荷取:真是失策,兔子完全没用。跟这种敲诈行为打交道,只是浪费时间!
因幡帝:我可不想听你说。你自己也是为了报酬才帮忙的。
丰聪耳神子:……唉。贪婪的声音真大。真让人头疼。

第六关,妖怪之山


河城荷取:看起来反应似乎在妖怪之山上,但这山也很大啊……
丰聪耳神子:如果从角落开始找,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天的时间。
河城荷取:……啊,对了!说起来,我记得有个似乎擅长找人的家伙。
河城荷取:如果是她的能力,应该能立刻找出这山上的家伙。
丰聪耳神子:嗯。我对这附近并不是很了解。这次就信任你的计划吧。

6話:巡逻的天狗非常忙碌(哨戒天狗は大忙し),妖怪の山

河城荷取:喂,哨戒天狗的椛!在吗?
犬走椛:……哈,又是入侵者吗。河童带着外人,有什么事吗?
河城荷取:抱歉了。这位仙人大人有些事情非要问你不可。
犬走椛:无论是仙人还是外人,都是外人。我没有必要回答你们。
河城荷取:嘛嘛,别这么说嘛。你说「又是入侵者」,发生什么事了吗?
犬走椛:……刚才,一个自称仙人的可疑入侵者,一直在叨扰天狗们,试图招揽他们。
犬走椛:我正在休息整理事态,结果还得被叫出来。真是,再没有比这更让人困扰的事了。
河城荷取:嗯,那个……。
丰聪耳神子:啊,恐怕是布都吧。真是抱歉,看来我的弟子给你添麻烦了。
犬走椛:……是吗。听说是仙人,我还在想,没想到是你的手下。
犬走椛:那么,我代替那个弟子,给你讲解一下这座山的规则。
犬走椛:那就是,未经许可擅自闯入这座山的人,将会被天狗排除出去!
丰聪耳神子:看来真的给你添麻烦了。我的弟子也并非故意。请你以我为由,大事化小。
犬走椛:……我明白了。请你尽快离开这里。下次可不会有了。
犬走椛:还有,你的弟子最好别靠近妖怪之山,特别是在我休息的时候,请你好好告诫她。

第七关,田园


河城荷取:看这个反应的位置……似乎在人类村庄里呢。
丰聪耳神子:可能是去招揽人类了吧。我们也向村庄前进。在布都移动之前找到她才行。

7話:太子与智慧的半兽(太子と叡智の半獣),田园

河城荷取:看到了,人类村庄。……咦,那边有人。
上白泽慧音:哟,神灵庙的仙人啊。今天在村庄有演讲吗?带着河童一起来见面,真是少见。
丰聪耳神子:有各种原因啦。话说,半兽的智者。我正在找我的弟子,物部布都。你有什么线索吗?
上白泽慧音:没有,我没看到她。今天的村庄防御,不是她的值班日吧?
丰聪耳神子:啊,今天的事情和那个无关。既然你没看到,那就说明我需要去找她了。
丰聪耳神子:……嗯?话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上白泽慧音:这个吗?我准备在下节课使用的教科书。是新准备的,我亲自鼓足干劲编写的。
上白泽慧音:……对了。你对著作有自己的看法吧。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我听听你对这本教科书的感想?
丰聪耳神子:哦?好吧,稍微看一下也无妨。让我看看……
丰聪耳神子:……原来如此。我曾听布都说起寺小屋的课程,现在看了这个我完全明白了。
上白泽慧音:嗯?她说了什么?
丰聪耳神子:她说那个非常无聊,让人昏昏欲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一些关于讲故事的技巧?
上白泽慧音:……那真是多管闲事了。好吧,我很愿意听你教课!
上白泽慧音:……对不起。我被你戳到痛处,不由得发火了。
丰聪耳神子:不,我也可能说得不够周全。这本教科书,并非全无可取之处。
丰聪耳神子:对孩子来说,内容可能显得深奥且繁琐,但关键点都已经涵盖。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
河城荷取:……嗯嗯?等等,那个在那边的,不是你的弟子吗?
丰聪耳神子:那个影子……确实是。我马上去追。半兽的智者,辛苦你了。
上白泽慧音:啊……她走了。我其实对她的话题有点兴趣的……

第八关,玄武涧(玄武之泽)


河城荷取:哎呀,反应又移动了!你的弟子真是让人忙个不停啊!
丰聪耳神子:我一直在告诫他们要稍微冷静一些。
河城荷取:下一个反应好像在那边……等等,那边是成群的怪威吗?
河城荷取:如果我们去理会那些家伙,天就要黑了。我们还是选择忽视它们,继续前进吧。

8話:作为治理者(為政者たる者),玄武之泽

丰聪耳神子:等一下,那群怪威的方向,难道是人类村庄?
丰聪耳神子:……我们不能置之不理。我们走吧。
河城荷取:啊,等一下!哎呀,真是的!
大型怪威:咕噜噜噜……!
丰聪耳神子:真是让我费尽心机。这怪威也太自以为是了。
丰聪耳神子:不能浪费时间。我必须去追赶我的弟子。
丰聪耳神子:看来已经处理完了。那么,我们继续寻找布都吧。
河城荷取:为什么要主动挑起怪威的麻烦?明明现在是应该赶紧的时候。
河城荷取:(怪威)即使是向村子进发,防御的人应该已经处理好了。我觉得就算放任不管也不会有大问题。
丰聪耳神子:即使是这样,也有可能出现万一的情况。这并不能成为我们放任不管的理由。
丰聪耳神子:虽然我确实担心布都的情况,但保护无力的百姓也是我作为统治者的职责。
河城荷取:哼……。话说回来,反应又移动了。
丰聪耳神子:我们赶紧继续搜索吧。你还需要再陪我一会儿。

第九关,幻想风穴


河城荷取:反应应该在这附近……咦?消失了?
河城荷取:唔……不行呢。是电池耗尽了吗?看来状态有点不对。
河城荷取:可能需要拆开来调整一下。你怎么看……咦?
河城荷取:啊,那个仙人不见了!?她去哪了!?
河城荷取:话说,怎么突然间出现这么多怪威……!总之,先离开这里吧!

9話:仙人去哪儿(仙人は何処に),幻想风穴

大型怪威:咕噜噜……!
河城荷取: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明明跟怪威战斗挺累人的。
河城荷取:哎呀,真是麻烦!但我还是会努力的,让你见识一下技术的力量!
河城荷取:哈,哈……终于把所有的怪威都打倒了……。
丰聪耳神子:你做得不错啊。能够清理掉那么多的怪威。
河城荷取:谢谢夸奖。你到底去哪儿了!因为你我不得不上阵战斗!
丰聪耳神子:哦,只是处理一些琐事。不值得你深究。
丰聪耳神子:好了,我们接着去寻找布都吧。
河城荷取:(可恶!这次消灭怪威的费用我要另外收取……!)

第十关,草原

河城荷取:反应好近啊……。啊,那不就是吗!?
丰聪耳神子:看来是的。终于能追上了。这次一定不能让她逃掉,我们得赶紧。

10話:马耳念佛(馬の耳に念仏),草原

物部布都:嗯,看起来好像在被追赶……?哦,这不是太子殿下嘛!
物部布都:为何会在这样的地方?难道是,等不及好消息,所以来迎接我了吗!
物部布都:但是,非常抱歉。现在弟子还没集齐……我会不怕辛劳,继续努力去招募的!
物部布都:……嗯?那个人不就是拒绝成为弟子的河童吗。
物部布都:不愧是太子殿下!成功地把这个固执的河童引入了我们的门下!
物部布都:我也不能输!我现在就去找新的弟子!
河城荷取:你什么都没说,却能自顾自地把话题推进得这么远,真是了不起啊……。
丰聪耳神子:布都,等一下。我知道你想帮助我……。
物部布都:当然,正如你所说!我,布都,现在就要展示我的成果!
丰聪耳神子:所以我让你等一下……唉,也没办法了。
丰聪耳神子:布都,你要知道,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我会强行让你停下来。
物部布都:嗯……啊!?我,我居然又因为冲动给太子大人添麻烦了……!?
丰聪耳神子:并不是添麻烦,但我确实不得不四处找你。
丰聪耳神子:布都,我一直都在说,你该有点倾听的态度。就像我一样。
物部布都:唔……我真是无颜以对……。

尾声,草原


丰聪耳神子:不必那么失落。抬起头来,布都。
物部布都:是,是的……。
丰聪耳神子:你因为关心我,而开始寻找弟子。我并不责备你的行为。我理解你的想法。
丰聪耳神子:但是,我召唤你的原因并非如此。我只是想请你帮我获取神灵庙的资源。
丰聪耳神子:食材、清洁的水,还有物资……我们马上就会需要这些。在我行动不便的现在,我想请你帮忙。
物部布都:我明白了。但是……弟子们如此稀少,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储备呢?
丰聪耳神子: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细节。但是,这项工作非常重要。我不能把它交给一个半吊子。
丰聪耳神子:只有你这样的同道中人,我才能放心交付。布都,我以后还要依赖你。
物部布都:太子殿下……! 能得到您如此的赞誉,我,布都,感动得无法自拔!
物部布都:我一定会满足您的期待!请将一切交给我,布都!
河城荷取:看你的弟子好像兴致勃勃地跑出去了,你们的谈话结束了吗?
丰聪耳神子:嗯,一切顺利。花了点时间,但是追求的价值是有的。
丰聪耳神子:你帮了我大忙。虽然有些地方难以说你做得很好。
河城荷取:嗯,目标已经达成了。这样一来,我们的合同就完成了。
河城荷取:那么,让我们谈谈最重要的事情。关于我工作的报酬……。
丰聪耳神子:嗯,关于这个问题……。

闭幕,神灵庙


物部布都:呵呵呵……。说到『依赖我』,真是又让人感到不好意思又感激的话语啊!
物部布都:我等物部布都!绝不会辜负太子大人的期待!好的,我要开始行动了!
物部布都:那么首先,作为热身,就从烧毁一座寺庙开始吧……。
河城荷取:啊,找到你了。真是找得好辛苦啊。你总是忙个不停。
物部布都:哦,这不是河童吗。说起来,我确实欠你一份人情。
物部布都:听说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帮助了太子大人。你很好地完成了太子大人的右手的职责。我要感谢你!
河城荷取:没关系没关系。比起这个……我有东西要交给你。给,这个。
物部布都:嗯,这是什么?……哦,我明白了!
物部布都:这不就是,神灵庙的入门申请吗?和太子大人一起行动,让你对仙人生活产生了向往吧!
物部布都:真是让人感动。让我好好确认一下里面的内容……。
物部布都:……这是什么? “账单”(請求書)?
物部布都:还有这些我从未见过的巨额数字是什么!?个、十、百、千……。
河城荷取:这是我为了找你而使用的设备的费用,还包括消灭怪威的费用,总之就是我工作的费用账单。
物部布都:什么!?但,但为什么要给我!?
河城荷取:我把它交给你的上司,他说,“把这个转交给布都。”
河城荷取:嗯,可能她的意思是,你最好在一段时间内安分一点。
物部布都:什……什……么!!!这,这太残忍了~~~!!!!!

幕间①


丰聪耳神子:……顺便问一下,那台机器除了寻找布都之外,还能寻找其他东西吗?
河城荷取:只要安装了信号发射器就可以。但现在只能大概知道河童伙伴的位置。
丰聪耳神子:嗯,是这样啊。
丰聪耳神子:(如果那台机器能够随时掌握幻想乡中所有人类及妖怪的位置,那就太可怕了……)
丰聪耳神子:但是,愿意主动携带发出自己位置信息的机器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河城荷取:呃,这个嘛,未必是这样。也许有人并不介意呢。

幕间②


河城荷取:你是仙人,应该会用仙术吧?没有能让我瞬间飞到那家伙那里的术式吗?
丰聪耳神子:嗯,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倒也不是没有。毕竟,我的仙界可以连接到任何地方。
河城荷取:那我们就没必要这么费劲地追踪了吧!
丰聪耳神子: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我有我不使用那个手段的理由。
丰聪耳神子:(不如说是不能用,可能更贴切。最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丰聪耳神子:(自从那个怪威出现之后吗?我也不确定是否有关系……)
河城荷取:哼,算了,无所谓。但是,你要记住,花的时间越长,我要的报酬就越高。
丰聪耳神子:我只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幕间③


丰聪耳神子:不过,这个机器倒是挺有趣的。有没有其他有趣的工具呢?
河城荷取:哦,你对这个感兴趣吗?让我看看,我现在手头上有的是……
河城荷取:首先是这个,一种小型侦察机。
河城荷取:之前,我通过许愿得到了外面世界的小型飞机,于是我就仿照它制作了这个。
丰聪耳神子:哦,如果把这个机器飞到远处,就能从那边传回信息,是这个意思吧。
河城荷取:和外面世界的相比,精确度还是有些低……但是,它还算可以进行远程操作。
丰聪耳神子:河童的技术力真是不能小觑。不过,这个对我来说似乎没什么用。
河城荷取:嗯,为什么呢?
丰聪耳神子:如果我想获取远处的信息,只需要派布都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幕间④


河城荷取:虽然我们有这台机器,但如果有更多的人来帮忙,搜索的进度可能会更快。
河城荷取:你有这样的人脉吗?我觉得你只需要稍微发出一点声音,就能聚集一些人来。
丰聪耳神子:虽然这不是什么难事,但我并不想把这次的事件搞得太大。
丰聪耳神子:如果要寻求帮助,我想只能限于神灵庙的人了。
河城荷取:嗯。我不是很了解,神灵庙里有什么样的人?
丰聪耳神子:除了在寻找的布都,还有一个从很久以前就在的弟子。
丰聪耳神子:她叫做屠自古,也是一个非常勤奋的弟子。现在她正在代替我看家,所以不能参与搜索。
丰聪耳神子:还有一个偶尔会露面的老熟人……但关于她,我甚至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河城荷取:所以,你是说没有可以利用的人脉吗。唉,看来我们只能自己来做了。
丰聪耳神子:就是这样。那么,我们赶紧继续前进吧。

幕间⑤


物部布都:唔唔唔……找不到合适的弟子候选人真是让人头疼。
物部布都:唉,真是让人苦恼啊……明明已经四处寻找很久了。
物部布都:还没找过的就是……妖精、死神、幽灵,还有住在地底的生物……。
物部布都:……嗯?看来还有不少没找过的呢。
物部布都:可能我放声叹息还为时尚早!在向幻想乡的所有生物都寻求过之后再说也不迟!
物部布都:那么,出发吧!未来的弟子们,等着我吧!

幕间⑥


物部布都:劝诱又一次失败了。不过,为什么大家都要那么生气呢?
物部布都:没有必要那么生气吧。我并没有提出什么不好的建议啊。
物部布都:唔……难道是我的方法有些问题吗……。如果我能让她们更感兴趣的话……。
物部布都:说起来,太子殿下偶尔会走出宫殿,进行演讲。她的话语总能引起众多民众的关注。
物部布都:如果我能像她那样镇定自若地讲话,也许我也能做出像太子殿下那样的精彩演讲!
物部布都: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只有实践了!来吧,继续前进!

幕间⑦


物部布都:真是难以顺利进行啊。也许需要稍微休息一下……。
物部布都:……不,不对。太子殿下肯定对我的工作充满期待!
物部布都:没有时间感到沮丧,也没有时间休息!只有前进!
物部布都: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我们出发吧!
投稿模式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