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茨木华扇

PC
Last update : 2024-04-27 10:52 · views:220 · 发布于:辽宁省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茨木华扇角色剧情:茨华仙应该做的事情(茨華仙のすべきこと)
以下为茨木华扇角色剧情的文字存档,译文仅供参考

概述

为了远离灵梦的许愿代价,
华扇决定将她隔离到仙界。
在此期间,华扇独自一人在幻想乡四处奔波,
试图自行调查异变原因和妖怪动向等问题。

序言,博丽神社,妖怪之山

【博丽神社】
博丽灵梦:啊,真是的。一点都整理不好……。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茨木华扇:哎呀哎呀,神社还是这个样子啊。真是糟糕的状态呢。
博丽灵梦:……是华扇啊。我告诉你,如果你是来说教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茨木华扇:一开口就这么说,看来你相当疲倦呢。
博丽灵梦:当然嘛。本来解决异变就已经很忙了,再加上许愿的代价,神社变得一团糟。
博丽灵梦:而且,我实现了很多愿望……作为代价,一些小小的不幸还在不断地发生着。
博丽灵梦:真是让人讨厌。啊,我真想把一切都丢掉,去远方消失算了。
茨木华扇:……远方呢。说不定那个选择也不错。
茨木华扇:那么,灵梦。来我仙界待几天怎么样?
博丽灵梦:……诶?什么意思?
茨木华扇:如果你能躲开愿望的影响范围,或许会有所改善,就是这个意思。
茨木华扇:愿望的异变只在幻想乡发生。而在我所在的仙界,没有发现这种影响。
茨木华扇:所以如果灵梦能在我这里躲藏一下,或许就能逃离愿望的影响。
博丽灵梦:……但这个时候把神社空下来可不行啊。
茨木华扇:相反,正是现在。灵梦,现在,博丽的巫女你可不能失踪。
茨木华扇:当然,我也会在你不在的时候留意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向。我觉得这不是坏主意,你觉得呢?
博丽灵梦:嗯,也是呢……。

【妖怪之山】
茨木华扇:那么,准备好了吗?
博丽灵梦:嗯,没问题。我已经告诉魔理沙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茨木华扇:那就太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心安理得地……
茨木华扇:好好修行了。
博丽灵梦:……啊?修行?那是什么?
茨木华扇:因为想要通过许愿来获利才不行。你最好冷静一下。
博丽灵梦:……难道你一开始就打算这样!趁人之危!
博丽灵梦:我改变主意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清理神社的事情比较――!
茨木华扇:没关系的。竿打会监视你……不,是守护你的。
茨木华扇:那么,一路顺风。希望你能在那边冷静下来。
博丽灵梦:华扇,等你回来可要记住啊!

茨木华扇:……有这么大的精力去吵闹的话,修行的成果也值得期待呢。
茨木华扇:在灵梦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力以我自己的方式,调查一下异变的情况。
茨木华扇:异变的原因,妖怪们的动向。任务山穷水尽。我得马上出发。

第一关,妖怪之山

茨木华扇:首先,因为这里离得最近,先去看看山上的天狗们的情况吧。
茨木华扇:不过……不仅是村庄和山麓,连山上也似乎受到了怪威的威胁。
茨木华扇:可以说已经不只是受到威胁了,而是已经住进来了。
茨木华扇:我可不想引起太大的骚动。不只是去探查情况那么简单了。
茨木华扇:怪威可不会顾及我的立场。只能先解决附近的家伙然后继续前进。

【第一话 山中认真的白狼天狗(山の生真面目な白狼天狗) - 第15天,妖怪之山】

茨木华扇:妖怪们也变得相当安静了呢。
茨木华扇:特别是天狗们,我原本以为他们对这种情况会很敏感的……。
茨木华扇:把怪威放置在这里,难道是因为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茨木华扇:难道他们没有采取有效的对策吗……?
茨木华扇:还是说,他们已经决定不去理会这里的怪威……?
???(犬走椛):你,站住!
茨木华扇:……唔。是不是有点小小的吵闹了呢。

犬走椛:入侵者必须立刻——哦呀?山上的仙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茨木华扇:嘛,因为我就住在这座山上嘛。不过,你们不打算对付这里的怪威吗?
犬走椛:很遗憾,我们的人手有限。作为天狗,我们只对怪威做最低限度的处理……。
茨木华扇:你是想说,趁这个机会,要留意是否有不怀好意的家伙盯上了山上?
犬走椛:你能这么快理解就帮了我们大忙了。
犬走椛:比起那个……能和你见面也是难得的。可以和我切磋一下吗?
茨木华扇:是吗?虽然我已经听到了,但我不想打扰你。
犬走椛:放任入侵者通行也无法向其他人交代。很抱歉,还请你陪陪我!

【对决开始,vs 犬走椛】
茨木华扇:没有更和平的方法吗?
犬走椛:就算下棋也可以,可惜我没有带棋子!
茨木华扇:意外地会玩呢。看来你并没有懈怠训练。
犬走椛:千万不要大意,以免被白狼的牙齿撕咬喉咙!
犬走椛:咕……果然是仙人。被逼到这个地步……。
茨木华扇:太过坦诚也是个问题。你的瞄准点我已经看穿了。

【对决结束】
犬走椛:咕……谢谢你陪着我的任性……。
茨木华扇:顺便问一句,可以再多说一点吗?关于山上其他妖怪的动向。
茨木华扇:天狗们优先警戒入侵者的话,那河童、狸、狐之类的妖怪有可疑动向吗?
犬走椛:没有。我也是从熟人那里听来的,目前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动向。
犬走椛:每个地方都在拼命维护自己的地盘,根本没有时间争夺势力。
犬走椛:不过,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我们也在留意入侵者的动向。
茨木华扇:已经足够了。谢谢。切磋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犬走椛:……说得有点多了。那么,失陪了。

茨木华扇:灵梦不在的时候妖怪可能会有动作,但……
茨木华扇:看起来每个地方都忙着对付这场异变,是吧。
茨木华扇:暂时掌握了妖怪的动向,接下来去村里打探一下谣言和信息吧。


第二关,草原

茨木华扇:好了。走出这片区域就是村里了呢。
茨木华扇:不过,这种感觉……。总觉得有点不妙呢。
茨木华扇:不过,要是绕道的话离村里就更远了……。
茨木华扇:还是当作是错觉吧。……不管看到什么都是一样。

【第二话 意外的相遇(望まぬ邂逅) - 第15天,草原】

茨木华扇:(不管看到什么都不在意。最重要的是朝着村里走去!)
???(伊吹萃香):真是的,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啰嗦啰嗦啰嗦啰嗦,都是些无聊的理论!
茨木华扇:(……听不见,听不见。这酒味大概也只是错觉吧)
???(伊吹萃香):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啦,这里要守护啦什么的。
???(伊吹萃香):嘴皮子倒是很厉害,光会找借口。这种东西早就听腻了!
茨木华扇:(要是被缠上可就麻烦了。一定要偷偷摸摸地不被发现……)

???(伊吹萃香):吸血鬼也好,兔子也好,河童也好,狸也好,这帮家伙一个个都窝在家里不出来吗?
???(伊吹萃香):怪威之类的家伙大摇大摆,我们就得退让吗!
茨木华扇:鬼说理论的日子到了啊……。
伊吹萃香:啊?是谁?说了什么……嘿,嘿!这可是难得一见的面孔啊?
茨木华扇:啊,算了。为什么会有反应呢……。
伊吹萃香:听我说啊。幻想乡的妖怪们总是被一些突然冒出来的怪威吓得缩在一旁!
伊吹萃香:要是碰到不讨喜的家伙,就把他们赶走,然后开个热闹的宴会!
伊吹萃香:这才是我们妖怪的生活方式吧?啊啊,光是想起来就气得发抖!
茨木华扇:我们……不要随便把我们一股脑儿扔在一起。很遗憾,我可没时间陪着你这个醉鬼胡言乱语。
茨木华扇:而且,这附近可是有人看得见的地方。说实话,再和你扯上关系……。
伊吹萃香:那就说被鬼逼着陪着我也行啊。这样一来还能找到借口。
茨木华扇:……你喝醉了吧。到底是谁被谁逼着陪着谁?

【对决开始,vs 伊吹萃香
伊吹萃香:挺好的嘛,就得这么来呀!我也要有点挑战性!
茨木华扇:挑战个头啊,明明是你把我给牵扯进来的。
伊吹萃香:嘿,再来点!就这点儿酒可醒不了!
茨木华扇:和醉鬼打交道就是这样,真费劲!

【对决结束】
茨木华扇:……怎么样?满意了吗?
伊吹萃香:嗯……就一点点。果然,就算来一杯……
茨木华扇:所以说,我说过陪不了你的。就这样吧。
伊吹萃香:啊,溜掉了……。没办法。去别的地方再喝一杯吧。

茨木华扇:哎……果然有不好的预感。跟那家伙见面,简直是白费力气。
茨木华扇:而且,那家伙的自言自语……。似乎是被妖怪拒绝了什么请求。
茨木华扇:大概是妖怪们要拉帮结派之类的邀请吧……。
茨木华扇:从她的口气和白狼天狗的谈话来看,看来她也是全心全意地忙于自己周围的事情呢。
茨木华扇:妖怪们盯上人类村庄……这种事看起来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发生呢。
茨木华扇:虽然可以松一口气,但还有很多事情让人担心,不只是
这“里面(中)

第三关,田园(夜晚)

茨木华扇:刚刚稍微看了一下"外面"(外)……。
茨木华扇:怪威只在大结界这一边显现出来。果然,外面的世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茨木华扇:虽然我本以为会是在幻想乡从未见过的存在……结果却完全错了。
茨木华扇:明明这边到处都是怪威。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茨木华扇:而且,今天怪威异常地多呢……。
怪威:呼啊啊!
(小怪从华扇身边掠过)
茨木华扇:什么!?不管那么多,先对付它!

【第三话 看不见的怪威意图(見えぬ怪威の意思) - 第15天,田园】

茨木华扇:怪威应该会无差别地袭击附近的东西。
茨木华扇:刚才那个冲过来的怪威,明明离我很远……。
茨木华扇:为什么偏偏要朝我冲过来呢?
茨木华扇:数量太多了……打倒一个又会有一个。
茨木华扇:而且数量还在增加……难道它们在聚集到这里来了吗?
茨木华扇:这么说的话,它们的目标是我?
茨木华扇:……不,不可能。怪威是没有意识的。
茨木华扇:只是碰巧发生了很多而已。赶紧解决掉吧。

(神社怪威出现)
茨木华扇:虽然看起来有点棘手……。
茨木华扇:……好吧。既然这样,就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吧。
茨木华扇:如果你想吞噬我,就拿出你的死命来吧!

【对决开始,vs 神社怪威】
茨木华扇:面对怪威,只有一件事可做。
茨木华扇:毫不留情地将其打倒!
茨木华扇:果然,这个怪威。是在瞄准我吗……?
茨木华扇:如果是的话,为了什么?
茨木华扇:啊,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茨木华扇:如果是瞄准我,那么瞄准的对象可不太对呢!
茨木华扇:就这样结束吧!

【对决结束】
茨木华扇:这种程度并不足以成为我的敌人。……不过话说回来。
茨木华扇:果然还是在意。怪威似乎执着地盯着我。
茨木华扇:怪威整体似乎共同拥有着瞄准我这一目标……。
茨木华扇:但是,至今为止,从未听说过怪威瞄准特定的某个人……这有点不寻常……。
茨木华扇:虽然想要把它当做是偶然或误会。但感觉有点不妙呢……。
茨木华扇:总之,先离开这里吧。尽量远离村子所在的地方。
茨木华扇:也许有可能会再次遭遇怪威的袭击……。

第四关,幻想乡上空(夜晚)

茨木华扇:刚才撒下的,我还以为可以了……果然还是往这边过来的比较多啊。
茨木华扇:这样的话,只能一个个清理干净了,是吧。
茨木华扇:看起来……可能会是个漫长的夜晚呢。

【第四话 仙人的遗忘之事(仙人の忘れ事) - 第16天,幻想乡上空(夜晚)】

茨木华扇:离开人烟稀少的地方是正确的选择。
茨木华扇:这样的话,也能不受人注意地战斗。
茨木华扇:打倒一个又冒出一个……。
茨木华扇:在合适的时机硬闯也许有些困难吧。

(骷髅怪威及小怪群出现)
茨木华扇:看起来有些麻烦啊。果然一边对付手下一边战斗也是……。
???(八云紫):看起来有些困扰呢。需要帮忙吗?
茨木华扇:……出现得太突然了。不过现在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八云紫:没问题。手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对决开始,vs 骷髅怪威】
八云紫:可别大意被怪威给吃掉了哦?
茨木华扇:我可没有那么自大。我会一口气解决掉的。

【对决结束】
茨木华扇:虽然情况不太清楚……但你的到来真是帮大忙了。
八云紫:不用在意。你平安就好。
茨木华扇:开玩笑吧。我们并没有那种关系吧。
八云紫:……总之,先离开这里,免得怪威再次出现。

茨木华扇:那么,你来这种地方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八云紫:是的。不然你是不是会躲着我?
茨木华扇:平常的话,是吧。不过现在我也有很多想要谈谈的事情。
八云紫:在此之前,我们得先赶走那些碍事的家伙。

茨木华扇:这附近人烟稀少,即使怪威来了也能很快发现……。
八云紫:是呢。那么,重新开始谈话吧。
八云紫:我直截了当地问吧。在现在的情况下,你有没有什么记忆呢?
茨木华扇:说是情况,但……我一点都不知道。虽然活了相当长时间,但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
茨木华扇:你也是吧?听说你最近很忙碌。
八云紫:嗯,这样啊……。
茨木华扇:(……只会这样回答吗。再多听一点会怎样呢――)
八云紫:那么,这样做你能回忆起来吗?

【对决开始,vs 八云紫】
茨木华扇:按照刚才的话题怎么就变成要战斗了!?
八云紫:你不是说过吗,坏了的东西就敲打一下就能修好。
茨木华扇:就算你说回忆,我也没见过的东西怎么回忆!?
茨木华扇:而且,如果我有头绪的话也不会四处乱飞!
八云紫:虽然看起来确实四处乱飞了,但那件事情和这个不一样呢。

【对决暂停】
八云紫:既然如此……就用这个来确认吧。

【对决继续,vs 八云紫,二阶段】
八云紫:再激烈一点,也许会因为冲击而注意到什么吧?
茨木华扇:还是没有解释。真是典型的妖怪行径!

【对决结束】
八云紫:……即使做到这个程度还是没用吗。那就重新来过吧。
茨木华扇:重新来过?我可不想再被袭击了。
八云紫:如果你能回忆起“该做的事”,我也不至于做这么粗暴的事情。
茨木华扇:不懂的事情又增加了。那件“该做的事”是指——
八云紫:算了吧。看来你对妖怪的动向有点兴趣呢?
八云紫:这件事,我会在这边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
茨木华扇:……你是妖怪方的存在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八云紫:谁知道呢?
八云紫:总之,加油吧。但是,现在这样是不行的。
茨木华扇:到底是什么呢。我忘记了,我“该做的事”是……?
茨木华扇:……不对。是有一件。


第五关,博丽神社

【第五话 总之『应该做的事』(とりあえずの『すべきこと』) - 第16天,博丽神社】

博丽灵梦:终于回来了,有什么话要说吗?
茨木华扇:发生了什么事吗?啊,是不是“进行了不错的修行”?
博丽灵梦:你说得真好。欺骗别人,强迫进行修行。
博丽灵梦:而且还把我放任到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们把我忘了呢。
茨木华扇:……报歉稍微晚了一点。但是并没有超出原定的时间。
茨木华扇:不过,你在那边的时候,愿望有影响吗?
博丽灵梦:……多亏了你。动物们都好好地看着我,我根本无法偷懒。
茨木华扇:我曾经要求你有什么事情就报告给我。没事就好。
博丽灵梦:确实,我没事,但是……得,啊——!
博丽灵梦:神社!而且,那些家伙又聚集过来了!
博丽灵梦: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华扇,你也来!

博丽灵梦: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打那些家伙!
茨木华扇:我没有异议,但至少等一下再回答!
茨木华扇:没有人的地方却聚集了,怪威究竟是在图谋什么……
博丽灵梦:我才不管呢!如果要毁坏神社,我就会清理干净!

(绷带怪威出现)
博丽灵梦:我去打主殿里的家伙。华扇,拜托你去那边!
茨木华扇:你这个差使仙人的粗鲁巫女。

【对决开始,vs 绷带怪威】
博丽灵梦:这些家伙,难道是喜欢在神社玩耍吗!?
茨木华扇:因为通常就是妖怪的聚集地呢。

【对决结束】
博丽灵梦:还残留着一些怪威。我会全部清理干净!
茨木华扇:……如果平时也能表现出这种勤勉就好了。

博丽灵梦:这些妖怪们在这种时候总是不见踪影……
茨木华扇:如果它们出现了,可能会产生其他问题呢。
博丽灵梦:到处都乱七八糟的!谁来收拾啊!
茨木华扇:(情况很混乱呢……还是稍微静观其变吧)

茨木华扇:呼……总算清理完了吧。
博丽灵梦:……不,还有一只大家伙。
茨木华扇:大家伙?嗯,我看不到那种身影呢?
博丽灵梦:就是你,就是你!我现在明白了,你的阴谋!
博丽灵梦:说什么为了躲避愿望的影响而让我修行,结果所有的代价都去了神社!
博丽灵梦:我累得要死,神社也乱七八糟!如果不去仙界的话,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茨木华扇:诶!?这是诬陷!而且灵梦你本来也同意离开神社的——
博丽灵梦:闭嘴!不用解释!

【对决开始,vs 博丽灵梦】
茨木华扇:等等!你打算自己毁了神社吗?
博丽灵梦:已经到了这一步,就算有点损坏也无所谓!
茨木华扇:动作变得灵活了。看来你是认真在修行啊……
博丽灵梦:嗯,多亏了这样,看来我也能制服你了!
博丽灵梦:留守期间你说要照看好神社,到底是怎么回事!
茨木华扇:我说的是妖怪的动向!这样对我来说也是出乎意料的!

【对决暂停】
博丽灵梦:啊,真烦!如果你还想反抗的话……

【对决继续,vs 博丽灵梦】
博丽灵梦:在道歉之前,绝对不会原谅你!
茨木华扇:好吧。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满意!

【对决结束】
茨木华扇:终于冷静下来了,但却用这种方式展示修行的成果……
博丽灵梦:啊,真是怎么办才好。本来已经很糟糕的情况,现在又……
茨木华扇:你知道吗,灵梦。我并没有打算什么。神社变成这样,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博丽灵梦:但是,这种情况下也要承担责任的,你也有责任!华扇,来帮忙修缮神社吧!
茨木华扇:虽然我想说这太乱七八糟了……但是我确实在留守期间没有好好照看灵梦。
茨木华扇:没办法呢。来,开始修缮吧。


尾声,博丽神社

博丽灵梦:啊,真是的。一点都收拾不好……。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博丽灵梦:如果某个地方的某个人没搞出奇怪的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茨木华扇:灵梦自己不是已经逃过了愿望的代价吗。毫发无损的。
茨木华扇:根本原因是你得意地实现了那些愿望。你不会忘了吧?
博丽灵梦:愿望……啊,对了。我还得去人类聚居的地方露个面呢。
博丽灵梦:巡视也好,分享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也好,都不能落下。
博丽灵梦:神社的修缮和异变的处理……完全是人手不够啊……。
茨木华扇:好啦好啦。知道了,先动起手来吧。
茨木华扇:只说些坏话也没用啊。
博丽灵梦:不管什么话,不说出来就憋得慌。
博丽灵梦:对了,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应该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吧。
茨木华扇:嗯,没有特别的。似乎那些可能引发骚动的妖怪们也忙于对付怪威的异变。
茨木华扇:虽然问了天狗,但她似乎也忙着守护自己的地盘,没有空闲。
博丽灵梦:这样啊。妖怪们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待着。
博丽灵梦:善用怪威来策划些事情也只是时间问题。
茨木华扇:但是,妖怪们之间似乎也不是很一致,也不太可能立刻会发生呢。
茨木华扇:八云紫……她说要采取对策,防止其他妖怪随意妄为。
博丽灵梦:啊?你和紫说过话?对她的话别抱太大期望了。
博丽灵梦:对我来说,只要她参与其中,就觉得有些可疑呢。
茨木华扇:嗯……虽然我也无法否定这一点。但也没有怀疑的理由吧。
茨木华扇:至少,我觉得她当时的话并不是谎言。
茨木华扇:能否抱有期待并不重要。无论如何,只要能压制住妖怪的威胁就好了。
博丽灵梦:也是呢。如果是真的,那就当作是赚到了吧,就这么想吧。

茨木华扇:(……不仅妖怪没有余地,我们也束手无策)
茨木华扇:(不仅如此,这次的调查似乎问题反而更多了)
茨木华扇:(被怪威直接瞄准了……就算不告诉灵梦她们)
茨木华扇:(还有紫所说的“应该做的事情”这件事……)

茨木华扇:怪威也好、异变也好,实在是没完没了啊。
博丽灵梦:所以,叹息的应该是我才对。
博丽灵梦:总之,先行动起来吧。专心应对眼前的事情吧。
茨木华扇:……对于这一点,我同意灵梦的说法。我们先从眼前能做的事情开始吧。

END
投稿模式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