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処女と毛髪不在の村、ヒノアリドⅡ

PC
Last update : 2023-04-14 19:34 · views:894 · 发布于:日本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伊尔维娜
确实,人挤得满满的呢 
这间屋子并没有那么大,这么多人全都进来的话就会产生很强的压迫感。
蒂恩
但是屋子里都是女生,你内心不是应该很高兴么?
蒂恩坐在了我的身旁,把身体靠了过来。
西格鲁德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伊尔维娜
嘿嘿♪这种状况下,就算彼此的身体有了接触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西格鲁德
所以说不要刻意靠过来啊
西格鲁德
真的是,现在本来场面就快收拾不住了,你要是也来添乱该怎么办
蒂恩
啊哈哈,抱歉抱歉
蒂恩
不管怎样,也顺便给火燐大人说明现在的情况,先从我开始发言吧
蒂恩
好像神主大人也有想说的话,
但先把那个放一放……可以么?
露缇娅
吨……吨吨吨……
就算蒂恩这么问了,
露缇娅因为在喝酒,处于根本分不清听到还是没听到的状态。
以蒂恩的立场,肯定无法对女王进一步逼问,那么视线就自然转移到了我身上。
蒂恩
……行么?
西格鲁德
……啊、就这样吧
但是,就在我点头的时候。
露缇娅
等下!
露缇娅大声地敲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皱着眉毛一脸生气的样子,看向蒂恩。
蒂恩
不、不好意思!有、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金钱和权威非常畏惧的蒂恩快要哭出来地问道。
但是得到的回话……。
露缇娅
……我先去个洗手间
蒂恩
该怎么和醉醺醺的女王大人交流……完全搞不懂啊……
郡妮
非、非常抱歉……。她平常是个非常认真的人……
西格鲁德
(那倒也是。如果平常也是这副样子,茜玛丽尔早就会灭亡了吧)
郡妮
所以她偶尔也会嗜酒,就会变得像现在这样……
拉拉
所以我不是总是和你们说吗。让她离酒远一点
拉拉
虽然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精灵的感官都非常敏锐,喝酒很容易醉啊
拉拉
莱昂诺拉大人也是明明喜欢喝酒,但是一喝就醉,
我总是把酒都藏起来。在做了好事的时候会给她喝一点
欧若拉
说的好像养宠物一样啊,莱昂诺拉难道不是你的主人吗?
露缇娅
回来了哦!
西格鲁德
吵死了。这种事情不用一一报告,安静地把门关上就行
露缇娅
你说啥呢!?
西格鲁德
吵死了
露缇娅
说我吵!?
露缇娅
……这样啊。那我就安静下来吧
西格鲁德
嗯,拜托了
蒂恩
……欸,阿斯冯迪尔厉害啊……。面对女王大人还能用这种态度吗?
西格鲁德
嗯,没问题。反正她也喝醉了,醒来的时候估计什么都记不得了吧
确认露缇娅坐下之后,我开始向火燐她们说明情况。
想要赏花,而进入了千年樱的森林。
但是那里现在一棵树都没开花。
而且在森林附近还有兽人们好像在举行什么仪式的样子。
卡尔贝利亚也察觉到了这个情况,
所以派人来调查这个异常情况会不会波及到日在处村。
简单地说明了情况后,
接下来是神主开始说明最近日在处村发生的事件。
好像是,村里的男人们开始慢慢地失去了头发。
就连神主的儿子清这种小孩子都受到了影响,
神主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没日没夜地向神祈祷。
西格鲁德
这么说来,正月的时候也说过吧
那时候神主也说过同样的话,我还给了他生发药来着。
虽然用了后一时的毛发旺盛,但之后又开始掉头发了。
伊尔维娜说这是诅咒,但我以为是单纯的上了年纪掉头发,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
但是,如果连小孩子都变成光头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已经无法否认这是诅咒的可能性。
菖蒲
就连小孩子都受到了诅咒……
火燐
这是多么强力又可怕的诅咒啊……
神主
嗯,头发就是男人的处女膜啊
神主
连原因都不知道,就被不知道是什么人所剥夺了头发,
这种不甘和苦痛用语言都无法形容。这简直就是拷问啊……
神主咬牙切齿地说道。
欧若拉
……
鲁罗
……
但因为他的上一句话,令人完全无法同情……
欧若拉和鲁罗都用这种表情看着神主。
露缇娅
……原来如此啊。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西格鲁德
你的高超推理力还没法特定犯人出来吗?
露缇娅
就算是名侦探的我,凭借这么少的情报也确实很难啊
露缇娅
如果能够从牺牲者们那里获取什么证言的话……
露缇娅
但是死去的头皮可不会说话啊
西格鲁德
咋可能说话啊
拉佐妮
也就是说头皮会保持沉默,对吧
西格鲁德
咋可能不沉默啊
露缇娅
居然使用不留下任何证据的手法,犯人的智力比我想的还要高啊
西格鲁德
(是你的智力太低了啊)
露缇娅
看来这会成为困难事件啊
拉佐妮
对啊
西格鲁德
……
西格鲁德
(真的好想回家)
火燐
努努,无法饶恕!!
火燐
菖蒲哟
菖蒲
嗯,我也来出份力吧
拉拉
我也来!!帮大家的忙!
郡妮
啊拉,可以吗?你是调停者莱昂诺拉的从者吧?
就这样加入进来,不会被生气吗?
拉拉
感谢你的担心,郡妮小姐
拉拉
但是实际上我也是收到了莱昂诺拉大人的命令来调查千年樱森林的异变,才来这里的。一起合作的话也算是帮我大忙了
欧若拉
原来是这样啊
伊尔维娜
那就大家一起来解决这个事件吧
西格鲁德
……
西格鲁德
(想回家)
鲁罗
没有意见。
我们直接把那些举行莫名其妙仪式的兽人们揍飞吧?
伊尔维娜
对啊~。现在最可疑的就是那点了
西格鲁德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有干劲啊?)
欧若拉
主人也同意吗?
???
还真是外行啊
欧若拉
……
伊尔维娜
……
鲁罗
怎么了!?谁说的是外行!!是你吗!!
神主
不、不不不!?搞错了!不是我……
鲁罗
那是谁!是你吗菖蒲!?
菖蒲
我就算是这么想的,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吧
鲁罗
……
鲁罗
嗯?好像有点不对劲……嘛算了
伊尔维娜
确实我们不擅长推理,
但一上来就说我们是外行可不太符合道理吧!
鲁罗
哦哦,没错就是这样!伊尔维娜,再多说些!
伊尔维娜
欸?额?这个……我……我们虽然不擅长推理,
但一上来就说我们是外行可不太符合道理吧!
神主
……扑哧……
伊尔维娜
啊、啊!!刚才,神主先生笑了!笑了哦!
看着伊尔维娜酱笑了!
鲁罗
喂你这家伙!果然是你吧!!
神主
不、不是的!!不、不是我!
确实我刚才笑喷了,但那是因为伊尔维娜小姐……
鲁罗
问答无用!!我们是外行还真是抱歉了啊!!
鲁罗
把碍事的家伙踢飞!!
伊尔维娜
嘿呀!!
神主
嘎啊啊啊啊!!
鲁罗
呼,这下就不用担心了
鲁罗
那么,就继续刚才的话吧……
把森林中的兽人全都揍飞,可以吧?
???
呵呵,所以我说你这个判断才是外行啊
鲁罗
嗯啊!?
伊尔维娜
明明把神主先生踢飞了……还来!?
刚才的,或许不是神主干的……
鲁罗和伊尔维娜慌张地在狭窄的室内寻找。
在那之中,有一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
露缇娅
嗯,是我
那是,露缇娅。
她明明没戴眼镜,但还是做出推了推眼镜的动作,
继续她那装腔作势的口气说道。
露缇娅
你们好像认为这个事件的犯人是兽人们……
露缇娅
不是这样的
伊尔维娜
什、什么!?
鲁罗
别开玩笑了。怎么想那些兽人也很可疑吧……
露缇娅
呵,所以说你是外行。没错吧?
拉佐妮
没错,和露缇娅大人说的一样!
火燐
什、什么啊……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啊?
拉拉
是啊。不让樱树开花,还把男人的头发下了诅咒的犯人……
到底是谁啊?
露缇娅
呵……
露缇娅又笑了笑,看着屋子中的我们。
露缇娅
犯人……
露缇娅
就在我们之中!!
拉佐妮
就在我们之中!
伊尔维娜
欸?
欧若拉&郡妮
——!?
蒂恩&鲁罗
——!?
火燐&菖蒲
——!?
……
伊尔维娜
什……
伊尔维娜
什么!?



投稿模式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