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月夜の調査

PC
Last update : 2022-10-08 23:02 · views:503 ·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莱昂诺拉
但是,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莱昂诺拉
主人大人竟然会选择这种方法
西格鲁德
是吗?
在那之后。
我和莱昂诺拉走出了基地,正前往艾尔阿拉德的街区。
因为所处在异世界中,还以为门的外面会变成另一个世界,但是并没有,眼前的地形依旧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嘛,如果说这也是梦境的一环,也说不定也有可能。
但是唯一不同点是——在夜晚的天空中映出不详之光的,那轮真红满月。
被那束光所照耀下的世界,看起来简直就像被血染红一样,令人作呕。
西格鲁德
留给我们选择的方法并不多。探索算是最稳当的了
莱昂诺拉
啊啊,我能理解。但是,我还以为主人大人会是更加慎重的人……
西格鲁德
是你说过,在那里等待黎明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莱昂诺拉
莱昂诺拉
确实如此…………
莱昂诺拉
不过还没了解外面的世界,就自己出来探索,真是令人意外
莱昂诺拉
Crimson·Full Moonnight……。魔物们的狂宴。
你应该十分了解了它的危险性吧
莱昂诺拉
而且……就连在外面的世界有没有解决方法都还不知道
莱昂诺拉的话我也理解
这样不仅将自身暴露在危险中,而且还有可能什么收获都没有。
但是——
西格鲁德
啊啊。确实说不上是上策。也的确十分危险
西格鲁德
但是,一直等下去什么都解决不了。
这样的话,由我们来主动出击反而更有建设性
不过我就连这个真红的狂宴……Crimson·Full Moonnight究竟是什么都还没完全理解。
基地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
究竟有些怎样的变化?
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如果除了我们还有人被囚禁于此,那么也许可以与他们交流。
凶暴化的魔物们究竟是什么样子?
如果能捉到样本进行调查的话,也许会明白些什么。
街上的样子怎么样?在那里住着的居民们呢?
我在意的事情十分多……而且还没搞清楚究竟哪些与解决问题有关。
西格鲁德
不过,就仅凭这些七零八落的计划,也能够收集到些情报
莱昂诺拉
哦,这真是……
西格鲁德
和你说的一样,一直等待黎明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也确实如此。
无论经过多少时间,挂在夜空中的月亮位置也没发生任何改变。
也就是说,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的话,也无法期待月亮下山而太阳升起。
西格鲁德
Crimson·Full Moonnight……魔物们猖獗,被疯狂支配的恶梦之夜
西格鲁德
即使这是非常神秘的故事,也这样流传了下来。
也就是说,在过去也曾有过从这恶梦中逃脱的人
莱昂诺拉
……确实
莱昂诺拉
但是,就算是身为高等精灵生活了数千年的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
很遗憾,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迎来黎明
西格鲁德
所以说才有调查的必要。总之对于我们来说,情报太少了
这样的话,比起在基地里困守,更应该有所行动。
也是为了打破当前的状况。
莱昂诺拉
主人大人对于实地考察很有精力啊。
还真是不能以貌取人啊……真令人意外
莱昂诺拉
那个……不好意思,看起来您并没有那么健壮……
西格鲁德
……我并不是肉体派的人。
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还是会通过自己的双腿调查的。
这就是我从很久之前就信奉的人生信条。
西格鲁德
如果不是用我自己的眼睛去看、去直接调查的话,本应能得到的情报也获取不到。
所以我从很久以前就探索过了许许多多的遗迹。
治疗克蕾西亚所必须的秘术和草药,还有圣遗物……
我一直在追求着这些东西,不断探索着所有知道的场所。
也因如此,才发现了境界门。
和伊尔维纳一起在艾尔阿拉德探索过的遗迹中,我将它收入囊中……并且也将改变了命运。
这次也将是这样。
西格鲁德
而且……不管怎样,我……
莱昂诺拉
……?
西格鲁德
我可不认同什么都不做,将自己的全部都托付给被定好的命运
莱昂诺拉
原来如此,我理解了
莱昂诺拉像是理解了我一样点了点头。
西格鲁德
比起我这边,基地那里还好吗?
比起自己,我所担心的是基地那边。
异界种们现在处于冻结状态。
我如果出门的话,那克蕾西亚就没有人守卫着了。
莱昂诺拉
啊啊。关于这点大可不必担心。我布置了四重的精灵结界。一般的魔物根本探知不到那里有建筑的存在
莱昂诺拉
而且,以防万一我把拉拉和亚姆留在了那里。那些孩子们的话一定能保护好她的
西格鲁德
拉拉吗
西格鲁德
……反而开始担心了……
拉拉看上去是对我宣誓忠诚的奴隶。
应该不会对克蕾西亚出手吧……但是,她那精力……
莱昂诺拉
关于这个不用担心
莱昂诺拉斩钉截铁地说到。
莱昂诺拉
拉拉对我是一心一意的。不会向其他女性出手
西格鲁德
…………这样吗
她看上去如此自信。
简直自信到傻里傻气的。
西格鲁德
但是……要是克蕾西亚发生了什么……
果然,还是应该在克蕾西亚身边留下守卫的。
召唤新的骑士确实不错……
但是和异界种们对峙时一样,
无论尝试多少遍,境界门在这个恶梦的世界中也无法启动。
莱昂诺拉
在梦中的世界,到处都是不讲常理的事情
莱昂诺拉
无法发挥平时的能力,
不经意间做出了从未想过的行为。与被疯狂所蛊惑一样
莱昂诺拉
今晚是魔物们的狂宴。神的加护也无法触及到我们……
你可以认为寄宿着古老之神的圣遗物也无法启动
西格鲁德
是这样啊。但是……
西格鲁德
这样的话莱昂诺拉,现在的你……
这家伙被爱狱枷所支配,并戒律着。
要说圣遗物失去了力量的话,这束缚的效果也应该消失了才对吧?
这么一来,这家伙……
莱昂诺拉
……这也不必担心
莱昂诺拉静静地说道
稍稍低头,脸变得通红。
莱昂诺拉
就算没有那种枷锁……现、现在的我……
莱昂诺拉
虽然很害羞……到了这个年龄,才被领悟到了真实……
莱昂诺拉
对于我来说的真实……就是什么才算得上幸福
西格鲁德
…………这样啊
对这家伙的调教,一直都交给了拉拉……
在卡尔贝利亚远征途中,被拉拉侵犯到连睡眠时间都没有。
看来这家伙被自己的名为爱的地域囚禁住,完全堕落了。
莱昂诺拉
那么…………差不多了吧
西格鲁德
啊啊
边走边谈,我们已经到达了艾尔阿拉德市区。
然后,在那里所看到的是——
和字面意思一样,是恶梦——



投稿模式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