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命运考据

PC
Last update : 2023-10-20 16:41 · views:1095 · 发布于:上海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命运考据1.0版本
写在前面:本考据由非音乐等艺术、设计类专业的业务爱好者所写,如存在错误可以在评论区提出,编者会去核查和勘误。原曲相关的文献资料绝大部分来源于音乐类图书、期刊、报纸,部分介绍会包含编者本人的想法(baolun),不代表本站或官方的任何态度或观点。具备一定的乐理常识可以更好地阅读本文,遇到不理解的名词请善用搜索引擎。感谢您阅读本考据,如果能够使您对本游戏的剧情和人物有更深刻的理解,尝试去听一下由各乐团演奏的原曲,甚至因此喜欢上古典乐,就是对编者最大的鼓励了。
PS 本文中的命运无特殊说明均指代安娜版命运

1. 原曲简要赏析及创作背景简述
《命运交响曲》,又名《c小调第五交响曲》,编号67,由路德维希·凡·贝多芬花费五年左右的时间于1807年末到1808年初完成的交响曲,全篇共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为奏鸣曲式(奏鸣曲式并非奏鸣曲,而是一种曲式,常见于奏鸣曲的第一乐章,也会在其他类型的音乐作品中的乐章被使用),以强弦乐和单簧管的齐奏主题开始,随后主题微弱地扩散与各个声部形成对比,这段四个音符的主题就是被各种文艺作品所引用的最为知名的“命运主题”(贝多芬本人称之为“命运之神在敲门”,也就是俗称“噔噔蹬蹬”),之后会贯穿全曲的四个乐章。副部主题亲切抒情,与主部的冷冽短促对比,形成了辩证的戏剧化冲突,象征着在残酷命运下依旧存在对未来的美好生活的向往。游戏中出现的“命运”基本上都是节选和改编自第一乐章。
00:00/07:18
第二乐章为抒情性的双主题的双重变奏曲式的行板乐章,本乐章两个主题接近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群众歌曲题材,第一主题含蓄内敛、第二主题坚定威武,第一主题最终融入第二主题,关于本乐章的解析观点很多,编者主要赞成本篇所叙述的是个人命运抗争与集体命运抗争的关系,也表明了他对已然“脱离人民而成为恶龙本身”的拿破仑·波拿巴的不满、失望、劝诫。
00:00/07:18
第三乐章是以复三部曲式写成的一首“没有谐谑意味的谐谑曲”,其首部由三个素材构成,象征沉思的低音弦乐器、表现恍惚和犹豫的小提琴和木管乐器、以及强烈地表达命运主题的圆号,表明了面对困难时逃避是无用的,只有以坚定的信念辅助努力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00:00/07:18
第四乐章又回到了奏鸣曲式,是宣告胜利的终曲,第一主题以铜管组齐奏的方式营造出威武雄浑的氛围, 第二主题具有舞曲性, 表现了不可抑制的喜悦之情。展开部以欢悦的第二主题为基础进行展开, 在表现欢悦的同时也兼有第一乐章的命运动机与第三乐章的片段, 与此段欢悦的气氛进行对比。再现部对呈示部进行再现与补充, 最后以象征胜利的第一主题结束全曲,以巨大的声势和压倒一切的力量(这个定语我还以为是前苏联)宣告光明必定战胜黑暗。
00:00/07:18
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贝多芬本人正处于严重失聪的状态(还没有全聋)下,情感上也是屡屡受挫,可以说是精神与肉体的双中折磨,再加之可以说成是其之前精神偶像的革命英雄拿破仑变成了他最为痛恨的“拿破仑一世”(也就是《英雄交响曲》的英雄原型,在得知拿破仑称帝后贝多芬愤然地将手稿副标题上的“献给拿破仑”划去,留下了一个窟窿),让他难免将自己与自己人生中苦难的抗争,与当时深受启蒙思想与法国大革命影响的欧洲特别是法国人民对于封建王权zhuan zhi的抗争所联系起来。
游戏中选取这首《命运》作为女主角的乐谱,同时也放在游戏的标题里,可以说是直接点明了游戏叙事的主旨:即奏者和演奏家们个人对于所经历的苦难的抗争,以及全人类对于“D2”的抗争,即便遭受再多痛苦,也依旧会满含着着对美好未来的期许,并为之奋斗终生,可以说是很容易被我们的价值观所接受的一个故事基调。
 
 
 
2. 宿命回响中人物立绘设计和动作设计:
    
命运这个角色的设计第一眼就能发现的要素便是“玫瑰”,也就是被称作“法国玫瑰”的蔷薇科蔷薇属的落叶灌木。
其实提到法兰西与花,很多人第一时间大概会想到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又或者是被当做国花的香根鸢尾,这两者都代表了法兰西的自由与浪漫,就如同国旗上的蓝色一样。
而赤红的玫瑰则是法兰西的另一面,官方说明国旗上的红色是博爱的红,然而三色旗这个红色毫无疑问代表的是流血与革命。最初在大革命时期用的旗帜就只有红蓝两色,是之后才加上了支持革命的纯洁贵族象征的白色,那红色本来是军队的军旗颜色。
至于玫瑰,则是整个十九世纪法国上流社会最爱的花,其中比较著名,且与《命运交响曲》创作时间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就有三位:分别是资助了《玫瑰圣经》创作的拿破仑一世的皇后约瑟芬、死在断头台下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以及被称作《法兰西帝国玫瑰》的拿破仑一世的妹妹波利娜·波拿巴(对于这三位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她们三位的人物传记)。
这里有一点很有趣的史实是,原本的“高卢蔷薇”是没有想游戏中命运的配色这样的朱红色的,是在18世纪由中国引进的月季进到了欧洲之后与原本的蔷薇杂交之后才有了这种朱红色的法国玫瑰,当然我不会对此做过度解读,相信人设选择朱红色玫瑰只是看中了起“抗争”的红色属性。

而这个前短后长的燕尾裙是编者相当喜欢的款式(比起鱼尾裙等来说),蕾丝花边、金色刺绣、束腰、鲜艳的红色蔷薇装饰和缎带,我第一眼就觉得是明显的用了巴洛克风格设计的晚礼服,只能说设计师是肯定参考了法国服装史的,但是巴洛克风格最为流行的时期是远早于大革命时期的17世纪,也就是法国波旁王朝时期。
那么根据服装的蔷薇花边和系带、立体缎带去判断,这个应该是属于时间更接近的洛可可风,即法国大革命前的18世纪。
而大革命时期女性身穿的服装代表其zheng zhi立场,以前华丽繁复的女性服饰风格被掩埋了进历史,三色徽和小红帽是那个时代追求男女平等的女性最爱的服饰,同样的编者也不对这里做过度解读,好看就行。(对于这一段历史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革命与霓裳:大革命时代法国女性服饰中的文化与zheng zhi》,作者是汤晓燕)

命运的武器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刺剑,但是她的攻击模组中有明显的劈砍动作,可以据此判断出这是西洋佩剑,从黄铜护手(是的,是黄铜)的篮型圆环设计可以看出设计来源大概率是拿破仑时代的骑兵佩剑,具体是哪一款对于编者来说就超纲了,有懂得朋友可以补充在评论区,个人能查到最接近的是法属荷兰的1814式重骑兵佩剑。

而关于左眼处星星装饰的设计,编者就没有找到准确的来源了,但是如果说命运的外形设计来源真的是被送上断头台的玛丽·安托瓦内特,那就很有意思了,因为有个总所周知的趣闻就是关于《小星星变奏曲》的作者莫扎特和玛丽皇后之间的。关于这点猜测,我们放到最后的剧情猜想部分再说。
 
针对珂赛特版命运和安娜版命运,原本编者是猜测左眼上的星星数量应该是有意义的,但是后面发现战斗立绘只有下面三颗,而所以编者暂时不对它进行过多推测。
 
 


3. 宿命回响中人物的性格设计:
        
命运在游戏中是女主角,在游戏中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主动与男主朝雏磔人提出缔结契约的奏者(俗称白给),剧情里关于这一段有一段节奏很快但很完备的心理转变过程,这里不做剧透,但是命运的表现真的很可爱。
游戏中奏者都没有成为奏者以前的记忆,而且从动画到游戏中间隔的时间实在太长,所以这边的考据和猜想都不会包含动画版中关于安娜的设计。
仅从游戏里的表现来看,安娜的性格是那种看起来很随和,但是对于自己认定了的事物会表现得异常固执,总体来说就是不适合深交,但是如果喜欢上了会觉得很可爱的麻烦性格。

她喜欢喝红茶,理由不明,按照游戏里的配方需要额外加入冰块和蜂蜜,可以判断是大概率是冰红茶,但是竟然不加柠檬片或者香料,非常不像是欧洲的红茶,只能说是游戏特色冰红茶。
反倒是用伊贝树树皮加砂糖和牛奶的“太托咖乐纳”比较好查证,就是伊贝树皮茶,这种茶叶产于日本,编者并没有喝过,很难评判其味道。

如果结合喜欢制作苹果塔来配红茶来看,应该是法式苹果塔和法式红茶吧。
她性格中执拗的部分恰恰是她最符合《命运交响曲》所表达的抗争主题,用编者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底线、坚持和承诺是不应被打破的,一旦打破了人便什么都不剩下了,有自己固执的东西反而是一种“人性”的表现,编者是很不赞同所谓的“审时度势”和“放下”的说法的,这个可以放下,那个可以改变,这本质上何尝不是一种“双重思维”。
所以就编者个人而言,是挺喜欢这个角色的性格设计的,并且在主线以及个人剧情中命运的做法也很符合她的人设架构,以及其体内的《命运交响曲》的旋律主题。
包括在面对是否为了那些沉睡的人和已经被保护的人应该放弃难民的问题上,命运在见到了象征着自身的红色法国玫瑰后也决定站在主角朝雏磔人一边,可以说命运所固执的东西多了一样,那就是男主角——各种意义上。
这里就不得不提《c小调第五交响曲》的作者贝多芬了,他不仅仅是渴求的“共和”理想破灭,在恋爱上也总是求而不得,甚至因为失恋而想不开,还写出了著名的《海利根施塔特遗嘱》(感兴趣的可以查一下翻译),结合游戏中命运所表现出的某些“吃醋举动”,可以判断出她的感情也是一脉相承的沉重,虽说谈不上病娇,但肯定是重女。
 
 
 
 
4. 人物剧情猜想
联系《c小调第五交响曲》的创作背景,以及从番剧结尾到游戏剧情开始中间缺失的20年剧情,可以合理推测,交响乐团肯定是纯粹的黑历史,也就是所谓的“屠龙者终成恶龙”的剧情,也可以合理推测之后可能主角团会遭受辛弗尼卡的背叛,那么就可能真的走上“我们联合”的道路了,如果单是主角朝雏磔人遭受背叛(虽然现在已经一直在被利用了),那时候会坚定站在他一边的一定会是命运。
敌人从来就不止是D2,最后的敌人也不会是D2.
回到之前推测她人设的来源可能有一大部分都是来源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推测。
玛丽·安托内瓦特有一位关系很好的妹妹玛利亚·卡罗莱纳,她曾经说过她永远不会原谅法国人对于自己的姐姐的暴行——将所有的罪过全部推到她的身上并且将她送上了断头台。
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这么看来或许珂赛特命运的原型才是玛丽,而安娜命运的原型是玛利亚?
那么之后的剧情会不会真的出现“断头台”?主角团又要如何破局?这倒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部分,虽然已经献祭了一位,不代表不会献祭第二位。(如果真是这么刀的别骂编者,编者也就是猜一下)
而在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雅阁并各派的zhu xi曾经在玛丽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亲自撰写了一出剧目来夸赞“崇高的往后”和“善良的路易十六”,还“请保佑安托内瓦特的时光”,而他也是日后亲手签署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死刑令的人。
是不是又觉得很熟悉?
还有就是补充一些野史趣闻,玛丽与丈夫的婚房里挂着的挂壁是伊阿宋和美狄亚的希腊神话故事,然后玛丽自己和路易十六的婚姻也是同样的悲剧,而且路易十六在接受手术前器官有小缺陷不能人道,折磨了玛丽整整七年。
而我们的主角朝雏磔人也是在培养仓里呆了20年,这何尝不是……咳咳咳……
当然这些也都只是猜测而已。






参考文献:
[1] 郑艺,侯熙明.从《命运交响曲》探寻贝多芬的创作意识[J].当代音乐,2019(08):7-8.
[2] 夏梦雅.贝多芬《命运交响曲》赏析[J].黄河之声,2018(15):53.DOI:10.19340/j.cnki.hhzs.2018.15.036.
[3] 罗曼·罗兰,名人传[M],傅雷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
[4] 章馨方.贝多芬《“英雄”交响曲》的悲剧性与崇高性[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2023(03):43-47.
[5] 谭嘉琪.基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作品的音乐赏析[J].戏剧之家,2022(22):80-82.
[6] 张楠.从“命运动机”的运演谈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意蕴[J].音乐创作,2016(11):149-151.
[7] 张东燕.论法国电影《美女与野兽》对玫瑰的重塑[J].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21,38(11):15-18.
[8] 药草花园.法兰西和玫瑰的渊源[J].园林,2017(02):76-79.
[9] 曹松豪.20世纪的法兰西玫瑰潮——法国社会党100周年札记[J].当代世界,2005(05):28-31.
[10] 张晰綪.约瑟芬——骄傲绽放的法兰西玫瑰[J].世界文化,2011(02):14-15.
[11] 赵挹彬.女性主义视野中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与法国大革命[J].史学理论研究,2013(03):18-22.
[12] 陈为人.玛丽王后:红颜断头谁之罪[J].名作欣赏,2015(07):120-129.
[13] 张晓雪.一朵奇异玫瑰的盛开和凋零——读《法兰西帝国玫瑰》[J].中国图书评论,2015(07):122-125.
[14] 吕允禾. 巴洛克艺术设计元素在现代礼服设计中的研究与应用[D].长春工业大学,2017.
[15] 李彩云. 当代女性晚礼服结构美感研究[D].广东工业大学,2017.
[16] 张弛.文化与实践——评汤晓燕《革命与霓裳:大革命时代法国女性服饰中的文化与zheng zhi》[J].史学理论研究,2016(03):149-152.
[17] 汤晓燕.沟通服装史与革命史的尝试——浅析艾琳·里贝罗的《法国大革命的时尚》[J].法国研究,2013(02):1-11.
[18] 郭丰秋.法国大革命期间妇女社会角色的变化及其服饰表达[J].服饰导刊,2013,2(01):79-82.
[19] 华彩汉唐.欧洲人的宠爱:华贵的西洋佩剑[J].轻兵器,2015(20):39-43.
[20] 高继明.红茶糖蜜饮[J].湖南中医杂志,2022,38(02):72.
[21] 石芳.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发型——zheng zhi与文化权力剧场中的女性身体表征[J].法国研究,2014(01):31-37.


投稿模式

Comments(2)

w PC

2023年11月04日 17:59 来自浙江省

很牛

#2

0 0

小番茄 PC

2023年10月23日 10:24 来自四川省

超级专业的一篇考据!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