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測試

PC
Last update : 2023-04-05 20:35 · views:2246 · 发布于:中国台湾 history record
页面贡献者:
共 1 人编辑



2-1伊南纳洞窟的幽灵娘

—伊南纳洞窟。

一处位于戈什佩恩斯岛的地下、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
有这样一种传言,其最深处通往一个沉睡着世界的秘密的迷宫。
在与罗西欧骑士团战斗时,由于被击败的巨大人形魔导兵器·戴卡奥爆炸,导致了地面崩塌,在被卷入其中的、丧在失记忆的少年·主人公与魔物娘们面前的,便是那座洞穴。

主人公:
好~疼~啊~,我还活着……!?还在想是不是要死了呢……。嗯?手底下似乎有什么柔软的…?

克萝米
讨厌啦,主人君,那里是我丰满胸部哎

主人公:
非、非、非、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克萝米
没~关系啦。把欧派给性欲无处发泄的少年揉弄,正是魅魔娘的本愿呢。

主人公:
还请停止这种让人感觉我是故意在揉的说法!

赛莲
虽然互相恩爱是挺好……不,一点都不好!退一百步讲,即使是好的,你们也不要一直坐在别人的身上对话啊!给我下来!

主人公:
非、非、非、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薇薇神:
看来,多亏龙娘那结实的身体做了垫子,才缓和了冲击呐。缓冲垫,Nice!

赛莲
怎么可以这样,把人当作揉成团的报纸一样……

还有,多亏了我在下落的过程中拼命的一边飞,一边往上拉。这一点可要好好感谢我啊。

主人公:
这样啊!真不愧是飞马娘呢!可以说是发挥了飞马的真正的价值呢。

欸嘿嘿,会说话就再多说几句吧。

赛莲
虽然中途没力气了,咻一下就掉下来了……

很重的啊,你们这些家伙!

主人公:
哎?话说回来,琳去哪了?

啊,琳的话,在下落的过程中贴到了墙壁上,正在黏黏糊糊地下滑中,差不多也该到这里了吧?

赛莲
虽然是很方便,但是在视觉上就有点冲击性了……。啊,马上就可以看见喽?

琳:
主~人~君,让~你~久~等~了~。

好可怕!

赛莲
恶心!

琳:
各位好过分呐。

主人公:
那个,这么说来……被卷入崩塌中掉下来的只有:我,克萝米、赛莲、铃、琳、以及薇忒姬神大人吗。

赛莲
哎?原来兽神大人是叫这个名字吗?

薇薇神:
不是……。总之,像现在这样事情不会有所进展,去寻找出口吧。

赛莲
是啊。昨日之敌乃今昔之友。虽然曾是敌对关系,暂时休战了,和好吧。

……尤其是……。

赛莲
为什么要说这样过分的话……。喂,琳!?你是我的同伴对吧!?

琳:
嗯。赛莲只是一时冲动,不是坏魔物娘哦。即便只是表面上的,也与你和好吧。
赛莲:你啊 真的是我的同伴吗……?

主人公:
啊,那个,虽然能够一起同行使我备受鼓舞,在此之前,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吗?
薇薇神:这个伊南纳洞窟虽然在这个岛的地下四通八达、到处延申,从坠落的距离来看,并不是掉到了深层,挑选上坡的洞穴走的话,应该可以通往地上的某处。

赛莲
而且也有在洞穴中生活的魔物娘啊。问一下路,可以更早的出去。
突然,似乎是崩塌的残余,从上方开始不断掉落大大小小的石头。

主人公:
……如果再磨蹭一会,可能马上就要被后续的崩塌给活埋了。我们首先离开这里,那边的洞穴似乎可以出去。

琳:
知道了,是要私奔吧。

主人公:
琳是不是过于喜欢私奔了啊!?

于是,就在主角团开始在洞穴中行动时,地上的骑士团从初战的重创中恢复过来——。

希斯:
怎么回事,骑士团长!?为何突然进入战斗了啊!?

布莱登:
那个小鬼头不是王子殿下。

布莱登:
为了取得确切的证据,就在我将要把这个欺骗王族的不敬之徒绳之以法时,与那家伙勾结的魔物娘袭击了过来。

希斯:
然后呢?节节败退,无功而返吗?

梅纳德:
希斯副骑士团长,这句话说的不是很对。骑士团原本打的势均力敌……不,应该说原本是有利的一方,因为运气不佳,被卷入了魔导兵器的爆炸事故之中,这才被迫逃跑出来。

希斯:
如此得意汇报如何逃跑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

虽然逃跑的行为非常抱歉,但是他们似乎掉到了地下深处,我认为他们必死无疑。

布莱登: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不能回国。而且,如果是有魔物娘和他一起,施展了在空中飞行的魔法而平安无事也很有可能。

希斯:
这一点的确……。

布莱登:
慎重起见,就当作冒牌王子还活着,任务由对王子殿下的确认,切换为讨伐冒牌王子。也向骑士们如是传达!!

遵命!您的意思是,那些与冒牌王子混在一起的魔物娘们也……

布莱登:
格杀勿论。所有碍事的家伙统统视为反叛者。希斯副骑士团长也赶快组成讨伐队伍,马上进军。
希斯:……遵命。

戈什佩恩斯岛的地下。
伊南纳洞窟的某处。

琳:
主人君还是史莱姆的时候呢……

赛莲
哎?你原本是史莱姆吗?

主人公:不是……。
琳:
主人君还是史莱姆的时候说过:“琳,等哪天我化为人形出现在你面前时,如果我失去了记忆,就请你用你的爱让我想起来。”这样的话。

铃:
曾经的主人君预料到了相当精准的场合呢。

赛莲
琳,你快让他回忆起来吧。

克萝米:
因为史莱姆是化妆液状的生物,我相当喜欢呢。所以即使主人君是史莱姆也没有问题。

原来是要说这个吗?

主人公:
嗯,为何要说这样的话题……
  ① 向克萝米投去求救的视线
   与铃搭话以图转移话题
        ③ 让赛莲使琳醒过来
 向克萝米投去求救的视线
克萝米:!!!
克萝米瞬间反应过来,啪一下抱住了主人公,把他的脸埋进欧派之中。
主人公:呣~~~呜~~~呜~~!
赛莲:为何突然想要让主人窒息而死……?刚才的对话中有什么可能会萌生杀意的要素吗?
克萝米:不是啦。因为主人君投来了撒娇的视线,必须尽我所能的让主人君好好撒娇!就这样,唤醒了我作为大姐姐的本能了。
赛莲:喂喂!主人那家伙开始一抽一抽的痉挛了!
克萝米:没关系,如果停止呼吸了,就由我亲自嘴对嘴、用人工呼吸让他复活过来。所以,还要继续拥抱哦。
赛莲:什么啊……温柔的杀手吗……
铃:不,不如说是残暴至极的拷问。

 
 
 与铃搭话以图转移话题
主人公:那个,铃与克萝米关系非常好吗?
:哎?啊~嗯~嘛。因为是发小呢。
主人公:哦?原来是这样啊。
:克萝米小时候是非常保守的,虽然胸部也非常保守,但是随着胸部的成长,渐渐的性格也变得开放了。
克萝米:哎?原来欧派有这种效果吗!?
:有啊,毫无疑问!……不,因为是魅魔娘啊,应该有吧,对,有。
克萝米:正因为如此,我现在要和突起的欧派一起,想出一个突起的办法才行呢。
主人公:还是第一次听说,突起的办法?……


 让赛莲使琳醒过来
主人公:那个,赛莲和琳关系似乎好起来了呢?
赛莲:喂,太近了!主人,太近了!
主人公:啊啊……非常抱歉,本想和你说些秘密的事情的。
赛莲:好,好吧,近一点,嗯,近一点也行。所以呢,那个,是关于琳的事吗?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稍微有点令人怀念呢。
主人公:虽然我觉得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琳有点,该怎么说呢,妄想症有点严重,能否借用赛莲的力量,多少让她清醒过来?
赛莲:明白了,打一顿就可以了是吧?
主人公:力量≠火力!!
赛莲:你在说什么呢,力量即是火力。算了,喂!琳!
琳:怎么啦,赛莲?
赛莲:你那个什么,不是觉得主人是史莱姆吗,或多或少。
主人公:不,没有或多或少,她就是这么觉得。
琳:……嗯……现在不是呢。再过一会儿,我想产下变成史莱姆宝宝的主人。
主人公:居然,更严重了!

薇薇神:你们几个明明是在逃跑中,但是紧张感严重不足啊。
主人公:……果然您也认为骑士团会追来吗。
薇薇神:会追来吧。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派来了那么大规模的军队,不可能会空手而归吧。
主人公:说的也是啊。
克萝米:没~关~系的哦。不论发生了什么,姐姐们会保护好主人君的。
主人公:克萝米……。
赛莲:不论发生了什么……吗。会发生什么呢?
克萝米:或许是色色的事情吧?
赛莲明明是你吧色色什么的!
:看来比起任何事情,首先应该提防克萝米呢……
即便是在种种极端环境中,主角团依然不紧不慢的对话,他们应该有从被逼入绝境中逃离的想法吧。
克萝米:但是,在黑暗的地方很让人安心呢。
琳:在潮湿的环境中很安心~
主人公:毕竟是魅魔娘和史莱姆娘呢。
——或许也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然后主人公和魔物娘一边在奇怪的方向深入交流着,一边在洞穴中前进,就这样经过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但是,事态不允许这种悠闲的气氛。
???:嘿嘿嘿嘿嘿嘿……
铃:!?刚、刚、刚、刚才有没有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然后听到了奇怪的坏笑声!?
克萝米:太舒服而发出的笑声吗,我经常发出的哦?
赛莲:什、什么啊,舒服的笑声是?
???:嘿嘿嘿嘿嘿嘿……
铃:听啊!又听到了!!绝对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一定有什么东西!!
薇薇神:这个……看来是进入幽灵娘的居住区域了呢。
ghost……幽灵!?
克萝米:啊哈哈哈,铃原来相信有幽灵吗?好可爱啊~
铃:不,神都在这里了,就在这里!神!兽神!
克萝米:啊哈哈哈,铃原来相信有神吗?好可爱啊~
铃:额……那么这是什么?
薇薇神:这是什么。不管怎么说,看来幽灵娘们正因为我们毫不客气的进入他们的势力范围而发怒呢。
赛莲:发怒的幽灵娘很难对付的哦,因为她们什么都听不进去。
主人公:所以说,该怎么办?
赛莲:当然打一顿就好了,力量即是火力
主人公:没办法了吗。各位,准备战斗!
薇薇神:来了!!!

2-2秘密结社·冥界

主人公:幽灵娘,请听我解释!我们只是偶然迷路到此,没有践踏你们的居住地的打算!
幽灵娘:哼,我早已知道你们其实是敌对组织的工作员。别妄想用这种谎言骗过我。
主人公:工作员?你到底在说什么……!?
幽灵娘:我的任务是在这里把你们彻底歼灭,我必将始终如一的贯彻到底。
【战斗中……(幽灵娘战败)】
幽灵娘:好强!虽然不知是哪个组织的先遣部队,但确实是相当优秀的工作员。作为敌对势力的人才太可惜了。
主人公:我说,这都是误会啊!我们不是什么组织的成员!
幽灵娘:既然如此,只能拿出杀手锏了。——罗迪总统,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2-3地底的总统——罗迪

主人公:……罗迪?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罗迪:呼、呼、呼……。
罗迪:就由我来让你们见识一下“组织”的实力!
琳:哇~大个子里面的中个子。但是,为什么是幽灵娘的队友呢?
罗迪:啊~!大个子的事情也该忘了吧!而且我有名字,我叫罗迪!
主人公:罗迪小姐,请停止战斗,先坐下来谈谈吧!
罗迪:哎?干嘛突然直呼我的名字,让人好害羞……怎么办,我该做出什么反应好呢。
幽灵娘:怎、怎么回事啊,罗迪总统!?还没有打败他们呢?!
罗迪:对,对啊!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仆人——被魔物捕捉机捕捉到的、虽然不知是什么总之就是很强的魔物的力量!
主人公:还是没说这个仆人是什么啊!?啊、这,各位,准备战斗!!迎击敌人!!
【战斗中……(罗迪战败)】
主人公:总之,算是赢了……。
罗迪:呣~,我这是战略撤退!你们几个,不许跟过来!
幽灵娘:我c!?把我抛弃了吗?总统就该有总统样子的杀手锏吧?比如自爆,或者自爆,还有自爆等等!
铃:这个组织怎么这么喜欢“自爆”啊?
罗迪:不要粘着我!现在我不是什么总统了,不是了!我没有和你们同归于尽的打算!
主人公:……哎???
琳:哎???
铃:哎???
幽灵娘:哎???
铃:不是,为什么幽灵娘也震惊了?
幽灵娘: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出现在传说中的、如同总统椅一般的石头上,自称是总统的吗?
罗迪:这么说吧,我只是恰巧掉到了洞穴里,被困在了形状奇怪的岩石上!然后你们擅自说总统到来了,我只是顺势附和而已!
幽灵娘:怎、怎么可以这样……!也就是说,我被骗了吗!?
主人公:是不是被骗了,还不够明显吗?
铃:有种说不清哪一方才是坏人的微妙的感觉呢……
罗迪:太过分了!这个岛上就没有神或者是佛吗?
主人公:您好,有的。就在你面前。
幽灵娘: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自称“总统”欺骗我们,罪孽深重。必须给与这个人类相应的惩罚……。
琳:喔~那么开始“惩罚”喽~
罗迪:要做什么惩罚!?我会被怎么对待!?喂,不要别开视线啊!?
幽灵娘:那么,该拿这个罪孽深重的家伙怎么办好呢?该怎么做呢……?
奈尔:既然如此,希望可以交给我处理。
主人公:啊哇!吓我一跳!?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奈尔:真没礼貌啊。虽然画面没有播到我,实际上我一直都在的。
幽灵娘:这不是终身名誉的第零号秘密特工——奈尔吗!你是来协助我们的吗!?
奈尔:呼、呼、呼,那是当然。要说起最老套的“惩罚”,就不得不提到触手……是时候见识一下奈尔的能力了。
幽灵娘:触手娘,其体表有48条触手,内部有108条触手,拥有“调教”的绝技,在组织内部传的神乎其神,没想到会有亲眼见到真实上演的一天。
奈尔:那么,我就把她带走喽。咯、咯、咯。
幽灵娘:我也有见证的责任。我还会再回来,届时再郑重致歉……
罗迪:放~开~我~!不要啊,谁来救救我!
主人公:……被触手卷起来硬拖走了呢。不过挺让我意外的是触手娘和幽灵娘关系还挺好的。
铃:嗯,我感觉是有什么因缘巧合促成了她们之间的关系呢。话说回来,率领幽灵娘口中的“组织”的总统究竟是谁呢?
结果谁也无法道出“总统”的真实身份。只有薇薇神,不知为何一边露出似有深意的笑,一边注视着触手娘和幽灵娘消失的方向……
被名为 “奈尔”的魔物娘捆绑着,我被带到了洞穴的深处。触手的力量极其强大,无论怎么用力挣扎也一动不动……
罗迪:啊啊啊~!差不多得了,离我远一点!黏糊糊的,太恶心了!
奈尔:恶心吗……?真过分啊,明明是这么的可爱……来,蹭一下~
罗迪:诶~~~!!好、好恶心!快停下!
黏糊糊的触手抚摸着我的脸,一阵恶寒令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奈尔:哈~哈~(呼气声)……你那害怕的表情让我兴奋起来了哦……!
罗迪:诶~~~!!你是变态吗!你这个变态触手娘!!
奈尔:没关系,没关系。只有最开始会感到一点恶心……很多人类尝试过后,他们最后都沉醉于这个触手之中了哦。
罗迪:你这家伙……到底袭击过多少人类了……!?
奈尔:这个记不清了哎。创建“组织”也是为了不让进入洞穴的人类逃跑啊。
罗迪:这么说来,难道你就是……!
奈尔:呼、呼、呼……如你所说!本人正是真正的“总统”!接下来,要给招摇撞骗的你惩罚才行啊……!
无数的触手朝着我。似乎马上就要伸过来,我不由得吞了一口气。
罗迪:噫~!?
奈尔:完全不用担心哦。我对人类的身体了如指掌哦。什么程度才会坏掉……之类的。
奈尔一边微笑着,光线消失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魔物娘的眼睛,害怕的直发抖。那不是看着一个人类,而是投向猎物的眼神。
触手一齐向着我伸过来。不难想象就要开始无情的责罚,极度害怕的我闭上了眼睛。


2-4闪耀的水晶洞穴

过了一会儿,幽灵娘就要离开了,准备回到洞穴中去。她郑重的站在主角团的面前鞠了一躬,对之前的非礼行为道歉。

幽灵娘:刚才真是严重失礼了。拖你们的福,成功的抓出了假冒的总统。
主人公:哈哈……就结果而言的确如此呢。奈尔和罗迪怎么样了?
幽灵娘:关于这个,奈尔说罗蒂玩具玩一会,就把罗迪扔到骑士团可能会去的地方……”
主人公:那么,感觉事情就告一段落了。而且与幽灵娘的误会也解除了。
幽灵娘:是的,接下来不会与各位继续战斗了。是否考虑一下为“组织”效力……哎呀,各位同志们都到齐了呢。怎么你们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奇怪?
幽灵娘们:嘣—(枪声)……为总统报仇……!
主人公:你们搞错了!那个总统是冒牌的……!
幽灵娘:……啊,假冒总统被干掉时,向全体特工通告成了“总统被干掉了”,所以她们都飞奔了过来……
主人公:难道说是通讯事故!?认真对待一下“报联相”工作啊!
【日本职场用词“常报告、常联络、常沟通”,简称“报联相”,发音与“菠菜”相同】
主人公:各位幽灵娘!这是一场误会!大家请听我说!
幽灵娘们:嘣—(枪声)……问答无——用!别想继续在我们地盘上撒野~!
主人公:各位,我们暂时撤退!
琳:嗯,我愿追随主人君到天涯海角。
幽灵娘们:嘣—(枪声)*&¥#@(粗鄙之语)!!!秀恩爱的狗东西!!!
铃:那个,他们,是不是在为闯入领地以外的什么事发火……?
主人公:够了,先撤!撤——退——!
为了逃离带着满腔怒火汹涌而来的幽灵娘群,主角团向着洞穴的更深处迈进。
为了与幽灵娘群拉开距离,我们一致全力逃跑。但是,体力总有极限,我们的脚步慢了下来。
主人公:哈……哈……(累的喘气),应该不会继续追到这里来了吧。
薇薇神:不,感觉可能还会追过来。
赛莲:慢着。你们能否听到从反方向传来了相当多数量的脚步声?而且,还是武装团体。
主人公:是骑士团追过来了吗!?比想象中的快啊……!
赛莲:怎么办,主人?这么下去就要遭到两面夹击了。
主人公:……。
琳:主人君……?
主人公:我有个办法。顺利的话应该能够摆脱困境。
赛莲:哼……表情很不错嘛。反正这么下去,不管是幽灵还是骑士团,总会被两方干掉的。就这么办,大家就相信主人吧!
铃:那个,是会相信主人没错了,不过那个后方人员是怎么想的呢?
主人公:那么,各位……。
主人公与魔物娘们打耳语传达作战计划,魔物娘们掺杂着苦笑点头。
在洞穴中井井有条地进军的骑士团面前,少年冲了出来。
主人公:救救我!我被魔物娘绑架了,身体被变成了史莱姆!
骑士A:哦……?
主人公:做出这种破坏你们的好心情的事,都是受到魔物娘指示的!
骑士A:是…吗…?
骑士B:不对不对,等一下。团长可是发出了死要见尸的命令的。
骑士A:是这么说,但是,他还只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啊?
主人公:就是啊!
主人公:(我虽然只是外貌看起来像是个幼儿)
骑士B:嗯……但是……。
卡米拉:可否占用你们一点时间呢?
骑士A:嗯?是佣兵的神官啊,怎么了?
卡米拉:令人怜爱的少年应该不会说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如何,也要将神的慈悲赐予这个孩子。
梅吉;她又在说那种老好人的话了,艾洛伊丝大人。
艾洛伊丝:就算说了卡米拉也不听啊。那个小孩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想揍他一顿。
主人公:魔物娘们在那边,随时都有可能出其不意的攻击过来。
艾洛伊丝:不管上级的命令如何,如果先灭了魔物娘们,这小孩子就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对吧?骑士大人们?
骑士B:嗯,佣兵所言有理。
主人公:呼……。这边,在这边。
主人公正将骑士们引诱到洞穴的深处。
如同所说的那样前进着的骑士们,突然意识到原本在那边的主人公不在了。
骑士A:嗯?那个少年去哪里了?刚才还在的?
骑士B:啊啊啊啊啊啊啊!!!
骑士A: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
梅吉: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袭击了……!!这是……!? 
艾洛伊丝:啊,对了……是幽灵魔物娘啊!
骑士团们被引诱到了幽灵娘们的势力范围深处。然后……
主人公:就是现在,各位!敌方正处于混乱之中,乘着幽灵娘们的攻击,狠揍骑士团!
赛莲:了解!!上吧,小的们!!
克萝米&琳:欧——!
铃:那个,我们虽然不是赛莲的小弟就是了……。


2.5怪异的石像

艾洛伊丝:哎!再这么下去就要团灭了!战略撤退!

梅吉:收到——
骑士A:喂!你这家伙不要擅自指挥啊!啊,还有你们,不要按佣兵的指示逃跑啊!站、站、站住!给我回来!
看到局势不利,以艾洛伊丝打头的骑士团拉着伤员坚定不移的逃跑了。
主人公:……呼。总算是得救了呢。
幽灵娘:还请原谅我的伙伴们不由分说就袭击你们的无礼行为。没想到不识趣的入侵者增加了,托您的福,死者长眠的地方没有受到更加严重的破坏就解决了战斗。
铃:!?说起来,那边的像是墓碑一样的残骸在咕噜咕噜的滚着……!?
幽灵娘:啊,那个啊,那是幽灵娘的蛋壳。墓碑型的蛋而已。
铃:我的三观崩塌了!也就是说,幽灵娘不是死去的魔物娘变的……
主人公:是从蛋中孵化出来的吗!?
幽灵娘:那是当然。哎?你觉得蛋是从哪里产出来的?
主人公:这个……那个……
幽灵娘:从哪里呢?是从哪里出来的呢?就让姐姐单独的、悄悄的、详细的~告诉你吧
克萝米:这是性骚扰。铃,她这是在性骚扰!
铃:唉……这样子,你这家伙,只会想到那方面呢……
克萝米:你说什么!?
幽灵娘:啊!抱歉!
主人公:?
幽灵娘突然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手轻轻放在右边耳朵上,看起来像是在和谁通信的样子。
薇薇神:是灵界通讯呢,与灵界通讯是幽灵娘与生俱来的能力。
幽灵娘:“这边是幽灵1号。非常抱歉延误了向总部定时联络。伊南纳地下基地受到武装团体袭击,得到了助力已成功退敌。”
幽灵娘:“敌方部队标记为罗西欧骑士团。我认为有与各个特工共享情报的必要。汇报完毕。”
主人公:我从刚才就挺在意的,到底是在与哪里通讯呢?另外,还有什么“组织”、总部、特工之类的……该不会是收集这个岛上的事态发展的阴谋组织吧?
幽灵娘:既然已经知道了就没办法了。我是秘密特工·幽灵1号,艾米莉。
艾米莉:幽灵娘这个种族是隶属于“秘密结社·冥界”的一员,可以说掌控着这个岛的内部世界。
主人公:居然做的到这种……!
薇薇神:——就是这么一个设定,实际上秘密结社也没有什么活动,只是幽灵娘们在玩扮演特工的游戏而已。
主人公:存在的意义荡然无存!?
艾米莉:呼呼呼。
薇薇神:然后,虽然幽灵娘看起来风度端庄,一般都是非常暴躁的,所以建议不要做出她们反感的事哦。
艾米莉:呼呼呼。
艾米莉:(极其单纯的可爱少年。而且,他的同伴们也是非常可爱的魔物娘。发现破绽,以我的幽灵娘的能力附体到少年身上,然后和魔物娘们疯狂的百合。一定非常有趣!)
赛莲:嘛——总之,必须开始动身寻找出口了。
主人公:没错。但是,说不准又会与骑士团撞个正着。必须稍微考虑一下路线的规划了……
艾米莉:啊哼,如果是关于路线的问题。就由在下来带路吧。我对这洞穴附近的路还算比较熟悉。
克萝米:那太好了,感激不尽!对吧,主人君?
主人公:没错。那就拜托你了,艾米莉小姐。
艾米莉:交给我吧。来,走这边。
铃:突然穿墙走了!?
赛莲:这路带的毫无意义!
艾米莉:抱歉抱歉。忘记普通人不能穿墙了。那么,改为走这边吧。
就这样,少年一伙和幽灵娘达成和平协定,并且拜托幽灵娘直到走出洞穴前一起同行与引路。
不知灵界通讯有没有派上用场,一边时不时总部通信,一边选择着路线的艾米莉带领下一路上没有与骑士团遭遇,主角团就这样在洞穴中前进着。
可能是因为战斗后的紧张感吧,一路前行的主角团几乎没怎么说话,直到出现了这个。
琳:哇……好漂亮!
那边的整面墙壁上、头顶上,全都忽明忽暗的闪着翠绿色的光,呈现一场由光线编排的盛大的演出。
铃:应该是光藓吧。
琳:光?藓?
克萝米:藓,就是一种叫做苔藓的植物吧?哈哈哈,苔藓可不会发光啊。铃还依然是个喜欢幻想的少女呢。
赛莲:对啊,那些是妖精。超级小的妖精们正在用魔法播种希望之种呢。
琳:铃在说一些像是幻想世界才有的东西呢,我很喜欢。可爱捏。
铃:(草!幻想世界的原住民真令人来气!!什么魔法、希望之种的说法才是幻想世界吧!!!
——对了。飞马娘·铃,是生长在现代日本的在校女学生。不,应该说“曾是”才对。
铃由于一些说来话长的原因转生到了这个世界,还留有转生前的知识。另外,说来话长的原因就是说起来太长所以不想说。
铃:(一般来说如果保留着转生前的记忆,就可以靠着现代知识开无双了吧!?惊人的是完全派不上用场!!更加震惊的是现代知识在这里甚至毫无意义!!现代知识怎么回事啊!?)
琳:……哎?
主人公:琳,怎么了?
琳:话说,那边的岩石的形状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赛莲:岩石?是啊,总觉得……这个纵向长度有点微妙……!?这,这是!?
铃:人的石像?做的真好啊——跟活的一样。
薇薇神:这个,准确来说,就是活的呢。
铃:哎?
艾米莉:糟糕!走进了我们结社中的一员——那个魔物娘支配领域了。
赛莲:给我认真带路吖
艾米莉:她们本该不住在这一带了的,或许是因为前几天发生了地壳变动,所以她们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主人公:活的石像……那个魔物娘……?难道说……!?
薇薇神:是美杜莎娘!攻过来了!


2-6 在黑暗中轰鸣

【战斗中……(美杜莎娘战败)】

美杜莎娘:疼疼疼……我,我的腰诶。
赛莲:又,又要打吗!?
美杜莎娘:怎么可能,投降投降。没那个体力了……。
主人公:即便是如此,为什么不管是幽灵娘,还是美杜莎娘,都是不打招呼就打过来啊?
薇薇神:因为魔物娘极其厌恶被入侵领地的行为。据说是本能驱使的行为——
薇薇神:在创世纪的时代,成为了救世主的少年命令她们“守护这个地方”,这个命令如同刻在DNA里一般遗传到了子孙后代身上
铃:创世纪的人的影响力真是不得了呢……
美杜莎娘:你们真强啊。就像创世纪的少年率领的魔物娘们一般呢。换句话说,SO-SE-KI-ZI呢。
铃:这是个像是香肠(注:香肠是SO-SE-JI)或是披萨店的名字啊!?
琳:pi,sa,dian?
主人公:话说回来……周围的这些石像,都是变成石头的人吗?真是相当多的数量啊……
美杜莎娘:不,这是美杜莎娘的蛋哦。
铃:吓人!!
主人公:就没有从普通的蛋中生出来的魔物娘吗?
克萝米:哎?仔细看了一眼,这不是劳伦大前辈吗?
劳伦:小克萝米?不要在姐姐面前提到“大”这个字啊。
主人公:额,克萝米,这是你的熟人吗?
克萝米:是的,劳伦是我的魅魔组合的前前代组长同期大前辈哦。……哎?好像是前前前代来着?
劳伦:小克萝米!?只是前代吧?不要说的那么夸张啊。
主人公:话说,克萝米是组长吗?说起来还组合吗?!
克萝米:成立组合就能领取补助金了呢。
主人公:太功利了!!
主人公:……话说,到底是哪里拨给的补助金啊?
克萝米……这个当然是。……。嗯哼……???
主人公:到底是什么啊!?吓人!!
劳伦:……嘛,总之就是这么个情况,那个,很抱歉攻击了你们。那么,告辞了。
主人公:不,我们就这样毫不顾忌的进来有错在先,对不起了。
劳伦:嘛!真是好孩子!是克萝米的小情人吗?如今不是流行横刀夺爱吗,大姐姐要把他夺走喽!!
铃:过时了!
劳伦:过时了……?
克萝米:前辈,现在流行NTR了。还有,不是小情人,是正太。
劳伦:知、知、知道啦!不要拿我开涮!!
铃:这个人挺可爱嘛。
劳伦:我应该被叫做“御正太”吗?……那边的那个!刚才你是不是在想叫“婆婆正太”才对!!婆婆……婆婆……噗!!
琳:啊,吐血了。
赛莲:自己被自己的话对身体和心理同时造成了伤害……
这时,艾米莉突然就像之前进行灵界通讯时一样,单手放在耳朵上,开始和某处进行通讯。
艾米莉:“这边是幽灵1号,总部有何指示?罗西欧骑士团?接近?距离1000,由于增援人数众多,详细数字不明。……了解,准备迎击或是转移。Over!”
赛莲:不是吧……又来,真是烦人的家伙啊……怎么办,主人,要逃跑吗?
劳伦:就算要逃跑,前方道路也不通。前面不远处因为发生了地震,道路被埋住了。
铃:也就是说……。
主人公:……。
琳:主人君……?
主人公:让我想一想。如果顺利的话,或许可以摆脱骑士团。
赛莲:哼……表情很不错嘛。反正这么下去,被骑士团追上就成了瓮中之鳖。就这么办,大家就相信主人吧!
铃:那个,是会相信主人没错了,不过那个后方人员在想什么呢?还有,怎么总觉得似曾相识?
主人公:那么各位……。
主人公和魔物娘们打耳语传达作战计划,她们脸上浮现出了奇怪的笑容。(艾米莉和劳伦除外)
在洞穴中井井有条地进军的骑士团面前,少年冲了出来。
主人公:救救我!我被魔物娘绑架了,身体被变成了史莱姆!
骑士A:你tm——!!刚才也是这么干的!!
主人公:不是的,请听我说!我之所以这么干,都是被那个魔物娘指使的!如果不照办,就你们的色图
骑士A:色图吗?……画?
主人公:就是这样!我也忍受不了……。而且,我觉得骑士大人的话一定能打倒那个魔物娘……
骑士A:嗯……嘛,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拒绝了……
骑士B:不不不,等一下。明明刚被打的很惨,你不要就这么轻易相信啊!?
卡米拉:可否打扰一下呢?
骑士A:又是你……什么事?
卡米拉:令人怜爱的少年应该不会说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无论如何,也要将神的慈悲赐予这个孩子。
主人公:她说的没错。这次也是,魔物娘们说不定会出其不意的打过来。我来带路,请跟我来。
梅吉:的确,想让对方上两次同样的当,正常人可不会这么做。或许这次说的是真的。
艾洛伊丝:的确。我们的参谋是这么说的,骑士大人们觉得有道理吗?
骑士B:嗯,佣兵所言有理。
主人公:呼……。走这边,走这边。
主人公把骑士们引诱至洞穴深处。如同所说的那样前进着的骑士们,突然意识到主人公不在了。
骑士A:喂,是不是该停一停了,真的是走这边吗?嗯?那个少年去哪儿了?就在刚才还在那里的吧?
骑士B:啊啊啊啊啊!!!
骑士A: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梅吉:在后方布阵的骑士们被石化了!!这是……!!
艾洛伊丝:啊……这是美杜莎魔物娘啊!
骑士B:可恶啊!!!绝对绝对不会轻饶你!!!
劳伦:哎?什么什么什么?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呢?虽然是中了陷阱,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吗?
于是被引诱至美杜莎娘们的势力范围深处的骑士团们……
主人公:就是现在,各位!敌人没有退路了!现在就是瓮中捉鳖!乘着敌方正处于混乱之中,狠揍骑士团!
赛莲:了解!!上吧,小的们!!
克萝米&琳:欧——!
:真厉害啊……那些人是怎么中圈套的?
【战斗中……】
虽然骑士团的愤怒的能量很可怕,但是越是剧烈的火焰越是无法持续燃烧。不久后,由于骑士团遭到石化与痛打,最终战意全无,主人公们就这样巧妙从与骑士团的战场上逃脱了。
艾米莉:到了这里,应该可以说彻底逃走了。接下来就可以一鼓作气从洞穴的出口出去了。
铃:呜,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了——。
赛莲:但是,那个,那个虽然很残忍。但是劳伦前辈有盯着小腹部,就可以让尿道产生结石的特殊能力呢。
铃:尿道结石哎……扭来扭去的肯定很疼吧。
艾米莉:因为不杀死敌人,俘虏增多了,还需要分配收容与治疗的任务。这么一来,弱化敌人是常用的手段。
赛莲:虽然感觉有点下流就是了。然后,凝视石化的能力虽然挺好用,但是我在想是不是轻轻的盯就产生轻石,就跟钳子一样的道理。
主人公:qing shi是什么?
劳伦:像这种,脚后跟的皮肤变得干巴巴的时候,可以刮下来的类似的东西。
琳:脚后跟会变得干巴巴吗?
克萝米:哎?第一次听说哎。
劳伦:不对!这和年龄差、老龄化之类的个人体质没有关系,说到底你们不知道还是因为“年龄代沟”……不对!是因为知识量的差距!
劳伦:总之,我也是你们这一代的人!!知道了吗!?
主人公:好,好的……总之,对不起……。
劳伦:受到道歉了!!这就是被关心的感觉!!
主人公:那么,总之!现在就开始前进吧。如果敌方援军又到了就麻烦了。
主人公们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但是他们不得而知的是,在这之后还有更加恐怖的事态在发生……


2-7 被附体的王国骑士团

主人公们与骑士团逐渐拉开距离,向着通往出口的洞穴前进。再加上有艾米莉和劳伦的带领,本以为接下来会一帆风顺。但是——。

艾米莉:嗯……收到紧急通信。“这边是幽灵1号。……什、什么!?确有此事吗!?……好的,了解。我会向合作者传达。”
铃:什、什么……?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危险迫近的样子……。
艾米莉:紧急情况。幽灵娘变成了骑士团正在追过来。
主人公:幽灵娘,变成了骑士团……?
劳伦:……抱歉,有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米莉:幽灵娘拥有附身在其他生物身上,操纵他们的身体的能力。但是有个必要条件是附身对象状态虚弱,或是因为痛苦而意识薄弱……
主人公:难道说,被刚才击退的骑士团给……
艾米莉: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们被幽灵娘附体,向着我们追过来了。
主人公:为什么要干这么麻烦的事啊?我觉得幽灵娘的身体反而更加便利才是啊。
艾米莉:(色迷迷眼)呼呼呼……确实是这样呢……。
主人公:笑得好恐怖!
艾米莉:我在想着“如果附身到其他身体上来袭击各位,那一定很有趣——”时,不小心通过通讯与其他幽灵娘共有了这个想法!
劳伦:也就是说,绕来绕去是你干的好事啊!?然后你这一副得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艾米莉: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了。听……脚步声!马上就要过来了!
幽灵娘(in骑士):嘿嘿嘿……我来搞你了~!
艾米莉:那么,似乎接下来我也搭个便车比较好呢。
主人公:请不要说这种话了,赶快来击退他们!
【战斗中……】
幽灵娘(in骑士):喔喔喔……美少年的味~道~
主人公:哇啊啊啊,我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执念!
铃:刚打倒了一个,马上又被另一个附身!这么下去没完没了了!
主人公:必须想个对策……劳伦小姐,你对这周边了解的比较清楚,你知不知道什么有利于我们战斗的地形之类的?
劳伦:这个嘛……对了,去那边或许可以做到些什么……。
艾米莉:……地底湖,吗?
主人公:如果去那边她们就没办法追过来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赶快行动吧!
艾米莉:但是,那里……不,没时间迷茫了。走吧。
劳伦:知道啦!
为了从袭来的“幽灵娘in骑士团”手底下逃跑,主人公们在洞穴中飞奔着,相信在那前方有光明的未来在等着他们——


2.8 双角的王者

不断拼命的逃跑的主人公们终于到达了宽广的地底湖。附身在骑士团身上的幽灵娘们,被那边布满的美丽的光芒照射到的一瞬间,发出了苦闷的声音。

幽灵娘(in骑士):呜呜呜……有光………呜呜呜……。
主人公:啊,幽灵娘们正在从骑士的身体中钻出来逃走!对啊,因为是幽灵,所以害怕见到光啊……啊,艾米莉小姐呢?
艾米莉:呼呼呼……我受到过特殊的训练,所以……。
劳伦:艾米莉小朋友即便是在“秘密结社·冥界”中,也是拔尖的精英哦。
主人公:出乎意料的……刚才开始感觉情况有恶化的可能……
艾米莉:如果沿着这个地底湖的湖边走,就能看到出口了。
铃:相当明显的转移话题呢……。
主人公:算了算了……即便如此,真是个神秘的湖呢。没想到在地底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薇薇神:神秘的……或许说的没错。
主人公:怎么说?
薇薇神:关于这个地底湖,有个关于创世纪的少年和一个魔物娘的悲伤的传说……
克萝米:我想听!!我闻到了恋爱的味道!!
薇薇神:魅魔娘对这种气氛很敏感呢。那好吧,就讲给你们听一听吧。——很久很久以前……。
薇薇神:某个魔物娘K小姐爱上了创世纪的少年。K小姐之所以命名为K,不是因为她是“Kai始的魔物”,而是因为她的胸是K罩杯。
赛莲:这是性骚扰吧!
薇薇神:虽然K小姐想向少年传达自己的心意,可是岂止无法和少年搭话,就连靠近都做不到。如果靠的太近,就会被提醒“注意社交距离”。
铃:这怎么想都是被讨厌了吧……?
薇薇神:不止如此,少年极其受到其他魔物娘们的青睐,身边每时每刻都有魔物娘围绕着,不只是精神上,即便是物理上也很难接近。
薇薇神:因此,K小姐心生一计。向伟大的、慈悲为怀的、充满仁爱的,伟大的兽神许愿。
克萝米:说了两次伟大呢。
薇薇神:K小姐向兽神祈祷。“兽神大人,请您无论如何都要实现我的愿望。我想订阅与少年随心所欲畅谈。
劳伦:这是现代人吧?……明明是在讲古代人的故事……
薇薇神:她的愿望传达给了兽神,K小姐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便与少年的关系变得好了起来。
薇薇神:另外,作为订阅附赠的一个随心所欲长大谜之魔物蛋,被放置在这个地底湖中随心所欲的长大,长成了一个暴走的相当巨大的怪物。
薇薇神:结果,洞穴内的生物深受其害,非常可怜。——讲完了。
赛莲:你讲完了个锤子啊!!悲伤的故事,是这个意思吗!?还有这与前面的铺垫根本毫无关联啊!!
琳:悲哀的方向和期待的故事发展方向完全不同……。
克萝米:但是少年和K小姐成功发生了性关系,开心捏。
艾米莉:还描绘了这种场景吗!?
一边听着过去的故事,一边发出各种各样的吐槽,沿着地底湖边的小路一步一步的走着……
主人公:嗯?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而且,地面是不是有点摇晃……?
如主人公所说,平静的地底湖的水面伴随着异响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水泡,甚至地面也哐啷哐啷的轻微摇晃。
主人公们吵吵嚷嚷,然后接下来的一瞬间——
伴随着激烈的水声,前面的话题中登场的传说中的怪物出现了。
赛莲:好、好、好大!!!
铃:这不是刚才提到过的,不可思议的、巨大的、暴走的怪物吗!?
艾米莉:总部来电!!不停的有人汇报感觉到充满了杀气!
赛莲:这显而易见吧!!
主人公:逃跑的路被堵住了!各位,只能上了!!
【与巨大史莱姆战斗中……】
——死斗的结果。史莱姆王像是逃跑了一样撤退了,沉没消失在地底湖的水中。
艾米莉:虽然相当勉强的打倒了它,但是没想到真的做到了呢……
克萝米:这样就足够了。毕竟要打倒见证了、守护着少年与K小姐的爱情的怪兽,有点不忍心呢。
主人公:还在说这种话吗?克萝米认真听我们说话了吗!?
琳:比起这个,嘿,看。可以看到洞穴的出口了呢。
铃:欧!这令人怀念的外界的光!
主人公:终于可以从洞穴中逃出来了呢。各位,走吧!
艾米莉:……那么,看来我只能送到这里了。
主人公:哎?
艾米莉:因为幽灵娘无法在阳光下存活,哪怕是受到过特殊训练的我也无一例外。
主人公:这样吗。也是呢。受到了你不少照顾,非常感谢!
艾米莉:哪里。在这前方说不准还有敌人追来,祝您武运隆昌。
劳伦:那么,我差不多也该就此告退了。
克萝米:大前辈也怕阳光吗?
劳伦:我说过了,不要提“大”这个字。……艾米莉小朋友1个人回去可能有危险,如果在返回的路上遭遇了骑士团,就利用障碍物打游击战,让他们结石然后逃跑返回。
铃:非常感谢,但是好下流的打法……
艾米莉:如果只是我自己1个人,不断穿墙就可以回去了……嘛,如果劳伦前辈单独行动赶到害怕,我可以陪你哟。
赛莲:劳伦前辈会害怕吗?真可爱啊。
劳伦:烦人!嘛,如果和平了,请再来玩啊。随时欢迎你们。
主人公:好的!那么,再见!
 挥手再见
      ②握手道别
 挥手再见
主人公们挥着手,劳伦和艾米莉也挥了挥手。
再挥了挥手。
然后又挥了挥手。
克萝米:总觉得,挥手告别时,先停止挥手的那一方有点薄情呢。这种感情不想输给对方,就很难停下来了呢?
劳伦:差不多得了,赶紧走!
②握手道别
(握住)
劳伦:好喜欢。果然,还是一起走吧。(然后,就结婚吧……
赛莲:这副天然魔物娘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艾米莉:……喂,该走喽,大前辈。
劳伦:不准带“大”字!

——就这样,主人公们平安无事的从伊南纳洞窟成功逃离。但是,这不过是前往更加激烈的斗争的序章罢了——
罗西欧骑士团·司令部。
布莱登:什么?上次迎头撞上的遭遇战姑且不谈,准备周全的追击部队也失败了是怎么回事?
梅纳德:这,这个嘛,虽说做好了周全的准备,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先遣部队……
布莱登:这就是你白白的损失兵力的解释吗,蠢货!希斯副骑士团长!!
希斯:在。
布莱登:由你负责直接指挥!必须给我打败这帮逆贼!
希斯:遵命……不,我一定会如您所愿。
希斯副骑士团长行了一礼后离开了。布莱登和梅纳德她的背后投去严肃的视线
梅纳德:看来希斯副骑士团长还在迟疑那小子究竟是不是第1王子呢?
布莱登:哼,这个臭娘们儿。
梅纳德:保险起见,在希斯队伍中安排上眼线。如果希斯副骑士团长有保护王子的想法……
布莱登:不是“王子”,是“冒牌王子”。不要说这种愚蠢的话,梅纳德。
梅纳德:是!非常抱歉……。
布莱登:(但是,就算魔物娘有着特殊的能力,我精锐的骑士团竟然2次……这,会不会是……)
布莱登抬头看去的方向,是即将带来暴风雨的密布的乌云。这对谁来说是凶兆,目前还不得而知——。




投稿模式

Comments(1)

- WAP

2023年09月05日 22:18 来自上海

求求更多翻译

#1

0 0